乡村怪谈之义庄

那是一个盛夏的清晨,没有一丝风,乌云如打翻了的墨盘黑漆漆的压在头顶。远处的天边,朝阳如一滴血,散发出诡异的光芒。四野里静悄悄的。忽然,一声尖锐的汽笛声惊动了田野里的乌鸦,纷纷扑腾着翅膀掠向半空发出“呱呱……呱呱……”难听的尖叫。

田野的深处没了路,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伸向浓密翠绿的林叶间隙。出租车被迫停了下来,车里跳下一个大汉,一脸的络腮胡,看上去凶狠野蛮。

“前面没路了,你自己下去走吧!”他冲着车里喊了一嗓子,嘴里嘟囔着晦气,回去只能跑空了,这鬼地方哪有客源。

“谢谢!”车里走下一个妙龄少女,长得文文静静,手里紧紧握着一个拉杆行李箱,看上去像是走亲戚。

“师傅!这里离杨村还有多远?”少女小心地问道,主动递上了车资。

“翻过这座山就到了。”大汉接过钱,不耐烦地指了指大山。

“哦!谢谢!”少女问完,提着行李走向羊肠小道,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喂!小姑娘你真要自己进山呀?”大汉已经发动了车子,但是他还是不忍深处了头喊了一嗓子。

“嗯!”

“小心,山上有座废弃的义庄,看见了也要远远躲开。”大汉紧张地说道。

“义庄?”少女疑惑地看了大汉一眼。

“哎呀!记住了快走,别贪玩,天黑前要到杨村呀。”大汉说完缩回了头,快速开启车子一溜烟跑了。

少女没把大汉的话放在心里,山上实在是太美了,她走走停停,不住地拿着手机拍着风景,心情大好。忽然林中刮起一股强烈的阴风,吹得树叶漫天乱舞,乌云压得低,树林里一会明一会暗的。远处乌鸦的叫声,也变得更凄厉了,连空气都变得诡异,仿佛一股邪恶的魔力正慢慢靠近。

少女不敢再玩了,拎着箱子加快了脚步,啪嗒一滴雨点砸在她的头上,接着是脸上,随后越来越多的雨点向她砸来,她赶紧捂着头快速向前跑去。远远看见一座破庙,她心中一喜,拎着箱子跑了过去。

这座庙门上写着义庄两个字,少女心想大汉到没骗她,这里真的有一座义庄,不过义庄是干嘛的?庙的名字?挺古怪的。她伸手想推开义庄的门,可是她突然想起了大汉的话,缩回了手。这时雨越下越大,一阵阵山风把带着凉意雨吹在少女身上,少女浑身一颤,感觉很冷,再也忍不住伸出了手。

“吱嘎嘎……”门发出一阵呻吟后开了,一股不知郁积了多少年的腐败臭味,扑面而来,少女不得不用手掩着鼻子。战战兢兢地走进去,

义庄里高大森然,残破不堪,灰蒙暗淡,但好歹是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少女略一迟疑还是走了进去,嗤……少女不知道踩了什么软软的,低头看去,竟是一只死老鼠,老鼠的身体被她踩得四分五裂,内脏流了一地,不少粘在了她的鞋子上,“啊……”她尖叫着跳起来,用力在地上蹭了蹭鞋,一股血腥味直冲鼻翼,她忍不住弯下腰,呕吐起来,脸上多了一道道冷汗。

少女强压下胃里的翻腾,站在门口,开着门,她在没有勇气走进里面一步,只希望雨快点停下了,自己好去杨村,找自己心爱的男孩。

少女名叫李菲儿,是大二的学生,她喜欢的男孩和她同班,叫夏明,不知道什么原因,没考期末试就离开了学校,说是家里有急事,走的时候只给她一条短信,这一走就是一个月,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没有,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李菲儿寝食难安,一放假就拎着行李来找夏明,谁知道偏偏遇见了个破天气,她懊悔地跺着脚,此时想着夏明是她唯一的安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