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山神庙

明嘉靖年间,一年的腊月初五,福州兵营里的普通兵勇刘超群被上司赵建选中了。赵建告诉他,以后他就是专门信使,负责跑京城这条线。

刘超群心里那个美啊,虽说他一直是军营信使,但他送的向来都是短途战报,最远的也没出过省。还有,刘超群外表粗犷,办起事儿来也很马虎,上司对他一向不太喜欢。这回可是赵建专门挑的他,这让刘超群如何不激动万分呢。刘超群拿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好好为赵建效力。

任务很快就来了,当天下午,赵建就把刘超群给叫去了,让他立即取道北上,给兵部负责福建驻军的长吏送书信。

刘超群满口答应下来,可是一听赵建说完,他就傻了眼。赵建命令他必须日行三百里,限时七天赶到京城时,刘超群这才明白,这一趟原来是苦差。可他没敢多言语,收下信函,立即驱马上路。

腊月初九,刘超群在路上跑了整整四天没休息,算算路程,他已经出了福建,到了浙江一带了。

这时,刘超群觉得疲惫得要命,他人虽坐在马上,可眼皮子只要一合,就能睡得着。

下半年的天气,昼短长,天说暗就暗了下来。刘超群在马上看到不远的前方有一座山,还看到山顶上有座破庙,于是他策马径直向山上奔去。刘超群准备在庙里打个盹儿,顺便让马也休息一会儿。等月亮出来,再动身赶路不迟。

主意拿得不错,可谁知上了山,刘超群发现山上并没有通往庙宇的道路,不知名的树木和灌木拦住了他的去路。刘超群硬着头皮让马走过荆棘,直到天已渐黑,这才走到了庙门前。

这庙原来是座山神庙,早已破败不堪了。庙门外围草衰叶败,庙后枯树几棵,刘超群暗暗叹了口气,将马拴在树上,抬脚走了进去。

进到庙中,刘超群发现这庙分三间,正厅供着山神像,两侧是厢房。他打起火烛,先向东边厢房看了看,不由得身上出了一层冷汗,那里竟然停放着一具棺木;他大着胆子又来到西厢房,那边的外墙已倒塌了半边。东边不敢住,住在西边呢,无异于是在庙外被冷风吹。

刘超群又细细地看了看正厅,只见那山神像脚下,垂着一面布帘,他撩起布帘,帘后是空的,下面还有一团干草絮。这倒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刘超群猫着腰钻了进去。他把佩刀从腰间解下,往地上一丢,和衣往草絮上一躺,浓浓的睡意就袭了上来。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刘超群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醒了。刘超群坐起身来,将布帘轻轻地掀起了一角。

此时,皎洁的月光已透过山神庙的破门斜射进来,庙里的一切都清晰可见。

走进来的,是一个身形奇高的年轻人,足足要比刘超群高一个头。只是那年轻人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刘超群再细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那年轻人的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钢刀。

就在刘超群诧异不已时,有人说话了:“师父教过你,盗也有道。你和他人入室抢劫,这我不怪你。因为我们这一行也要养家糊口,只是你不该伙同那些兄弟奸杀妇孺,坏我名声。跪下。”那年轻人扑通一声跪下了,刘超群这才看到,年轻人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老头。刚才那老头被年轻人的身子给挡住了。

年轻人趴在地上,不断地磕头讨饶,说下次不敢了,请师父饶恕。只见那老者嘿嘿一笑:“饶你?你奸污那守寡的妇人,她有没有向你讨饶?你杀死她年幼的孩子,她有没有向你讨饶?宽恕之道,与生俱来。你如此恶毒,我还能寄希望于你日后吗?那闽东一家,自此就灭门了。你要是识相的,就在我的刀上自尽吧。”

那年轻人看来是怕极了老人,他绝望地哀嚎了一声,脖子往刀上一凑,鲜血迸流而出,人立时毙命倒地。那老者看也不看地上的尸体,出了庙门,打了个呼哨,一阵马蹄声由近及远,很快从刘超群的耳边消失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