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怪谈之门神

孟伸家里是长安城百里外温泉驿的驿道官长,家宅就在驿道附近的玉山村口。这几天,温泉驿一带的人们在流传一件骇人听闻的奇事。事情就发生在一位名叫王云的人开的小客栈里。

王云今年50岁,有一个儿子叫王正,平日帮父亲打理生意,伺候往来客商,还算勤恳孝顺。

这天傍晚,天黑之后,客栈刚打烊不久,忽然有一孤身女子前来叫门。王正开门去看,女子穿一袭黄色衣裙,包着白色头巾,对王正哀求说自己是良家妇人,跟丈夫出远门到长安,前些天丈夫病死在那儿,她膝下无子,只能将丈夫停殡在当地,自己回乡找到家里亲人,才能回去收殓丈夫。现在路过此地,想找个地方借宿,只是身上银钱不多,还望店家通融。

王正让女子进屋,点灯细看,女子不过20来岁,容貌生得十分美艳。王正便叫来父母,王云心善,便说:“天色已晚,一个女子独自在外十分危险,留宿没有问题。你若害怕,可以到我妻子的房间与她同睡。”女子感恩戴德地答应,吃过东西便随了王妻入内。

王妻正在灯下做针线活儿,便叫那女子同做,哪知女子的技艺精湛,不到一个时辰,两件男子的成衣便做好了,而且针脚细致,比城里的裁缝都不遑多让。王妻不由对女子生出许多喜欢,就开玩笑说:“你既然没有至亲,又这么伶俐,不如留下做我儿媳妇好了。”

没想到女子莞尔一笑,说:“我出身命运孤苦,现在愿意听从您的安排。”

王妻十分意外,但又觉得高兴,便出来跟王云说了。王云正愁儿子还没续接香火,于是也高兴地答应了,当天晚上就让女子和王正同房,算是成婚意定。

王妻特地下厨又准备了一桌饭菜,让儿子和新媳妇吃过又喝了合卺酒。入洞房前,女子告诫王家人说,听说最近这一带很多盗贼,要把房门上闩锁好。王正喜滋滋答应,王云夫妇俩也关好门睡觉。

然而睡到后半,王妻却梦到王正披头散发跪在床边哭泣说:“母亲,咱家没有贴门神,鬼怪进来了,孩儿要被吃尽了。”

王妻一下被惊醒,觉得心跳得很厉害,便叫醒王云,讲了此事后,又说要去儿子的房间看看。她点亮一座烛台,举着烛火走到儿子的房间,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她又喊两人的名字,还是死一样宁静。

王妻顿感不妙,连忙喊来王云,两人合力撞开房门,只见房间里蜡烛还没熄灭,一团黑色的长毛怪物伏在一滩鲜血和衣服上,看有人闯入便发出一声呼啸就从窗户跳了出去。而可怜的王正,已经剩下一地散落的骨架和头发,刚得到的新妻子也不知去向。

王家老夫妇当场就晕了过去,醒来后恸哭到天明,引来周围的邻居,有人去报了官府,孟伸就是这样知道了这件事。

大家对此议论纷纷:有人说是野兽从窗户跑进屋子,把王正吃掉,并且掠走了新妇。更有人说,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本身就是披着人皮的妖怪,她用美色和法术蒙蔽王家三口,不然她为何会进屋前就叫大家关好门呢?还不是为了不受打扰地吃人?要不是王妻梦到儿子哭诉惊醒,等那怪物吃完儿子,恐怕还会去吃那夫妇呢。

这事后不久便是寒食节,孟伸的母亲孟李氏要到附近的庄子上为祖辈祭扫和供奉水饭,家丁雇来牛车,孟伸觉得不放心,便自告奋勇带上佩刀护送母亲出门。

孟伸和母亲一早出门,走到午后才在一处叫徐家坡的山坡下停车小憩,孟伸正服侍母亲吃些糕点,忽然听到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细微的哭声。

原来在道左一丛灌木后,有一座新起的坟冢,坟前跪立着一位缟素白衣的年轻美貌女子,正在那儿嘤嘤哭泣,扶风弱柳般的身子仿佛不堪重负随时就要倒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