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鬼事之闹洞房

我家在山西省一偏远的农村,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话在我的印象里一点也不为过。

我自幼留守,和爷爷,小叔相依为命。爷爷是村里的仵作,靠帮村民料理白事营生。

仵作是本地方言,与偏南的端公,往北的先生,寓意相差不多。

那年我十岁,小叔将近奔三,却还没个家室。爷爷火急火燎,去外村买来一叫柳嫣的姑娘,给小叔做媳妇儿。

这柳嫣虽生的好看,但却是个傻子,因此小叔很是不悦,对其也是漠不关心,不闻不问。

谁知后来,正因小叔这态度,才将柳嫣置身地狱,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

这事儿得从小叔结婚那天说起。那日傍晚时分,我家屋里屋外张灯结彩,小叔和柳嫣在洞房被闹的满身狼狈。

我端着一盘喜烟站在门口,招待前来凑热闹的村民。

不多时,我们村出名的地痞,李中福在屋里大嚷,要求小叔趴柳嫣身上做一百个俯卧撑。他这话一出,在场的那些个男的,都跟着起哄。

闹洞房在我们这里,基本已成风俗,李中福的这点儿把戏,也属正常,我也就没怎么在意。

而小叔此时却是一脸淡漠,被众人催急了,他竟厌恶的瞪一眼柳嫣,让李中福替他做!

听到这话,屋内一片哗然,再看李中福一脸猥琐的奸笑,我隐约觉得不安,转身就跑去找爷爷。

刚跑几步,我才想起,爷爷正午时就喝的烂醉,此时应该还没酒醒,我心想,现在屋里长辈居多,这李中福胆再大,他也定不敢放肆。我长松口气,又折回新房。

刚进屋,我就见李中福将柳嫣压床上做着俯卧撑,而后者却面无表情,任凭其摆布。小叔在一旁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说什么。

没几分钟,李中福故意装作体力不支,直接躺在柳嫣身旁,明目张胆的揩油。

我那时虽然年仅十岁,但有些事还是懂的。走到小叔身旁,我瞪了一眼李中福,示意小叔出面制止。

而小叔却冷哼一声,把头扭到一边,装作啥也没看见。

李中福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更加放肆起来,数次偷吻柳嫣的脖颈,时不时还做出一些猥琐的动作。

一百俯卧撑很快做完,李中福故意胳膊失劲,直接平趴在柳嫣瘦弱的身躯上,险些吻到后者红唇。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撕扯着李中福的裤脚,让他快些下来。

李中福突然身躯一怔,接着神色惊恐的翻下床,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在场的所有人见状,愣是一头雾水。这时帮柳嫣整理衣服媒婆又一声尖叫,颤抖着声音,说柳嫣断气了!

我脑子顿时如遭雷击,回过神,急忙跑去爷爷的偏屋,我又推又喊,总算将他叫醒。

爷爷听我语无伦次的说完这事儿后,立刻清醒过来,脸色很是难看,也顾不得穿鞋,赤着脚跑去新房。

那时已经深了,村民都怕惹上麻烦,很快便散了,屋子里只剩下我,爷爷,还有小叔,还有已经死了的柳嫣。

“畜牲,给我跪下!”

爷爷紧蹙着眉头,一脸怒气,向小叔呵斥道。

小叔虽然平日里总忤逆爷爷的心意,但现在出了人命,他心里早就怕的要死,哪还敢不听,于是便跪在了床边。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的,我突然感觉屋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很多,“爷爷,现在可怎么办?”

我那时年纪还小,怕急了,便抓着爷爷的衣角不敢松开。

爷爷拨开我的手,走过去看了眼柳嫣的死相,才说道:“新婚夜死,双目不瞑,身穿红衣,脚踏绣鞋,又吸了阳气,必成厉鬼。”

爷爷说着,同时从口袋中掏出一瓶红色的粉末,然后在柳嫣的鼻孔,眼睛,嘴,耳朵,各倒了一些进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