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走阴路

天色已晚,张老二背着大包小包的回到了老家,家里的媳妇要生了,本来倒没什么,自己的老爹老娘在家里应该可以应付,不过, 老婆阿芳却难产,孩子一直没生下来,连产婆都急的没法子。

这不张老二的老爹老娘这老俩口子也急的只有打电话让儿子回来,才让张老二连赶了回来。

张老二心里那个急啊,老婆阿芳之前也怀过几次胎,不过不是流产了,就是生了个死胎,也不知是不是老天故意和他们老张家作对,要让他们家绝后。

去年七月份,张老二的老婆再次怀孕了,这次倒是并没有什么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的事情发生,眼看着一家人都要生活花钱,张老二才不得已出去找活干。

回村里的路上,到处都是一片漆黑,而且很长的一段距离都没有人家,虽说张老二心里也免不了害怕,不过想到妻子的事情,他还是硬着头皮,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前面就是村子的乱葬岗了,那里也是埋了不少的坟墓,无论是哪家老人病逝,或者生了个死胎,亦或是不明不白死的人都埋在那里。

冷风徐徐吹来,张老二不禁打了个冷颤,继续赶着路,突然间发现不远处,有一丝光亮。

顿感奇怪的他,不由的加快了步伐,走近时,才发现那里聚集了不少人,还摆了一个大舞台,这么晚了,难道是村里在看戏。

只见舞台上赫然站着一个穿着古式服装的黑面判官,“今天出了点问题,你们刚才也看见了,不知哪里来的臭道士,把那个倒霉鬼给收了,所以现在你们当中一人可以顶替他们的名额,投胎轮回,你们谁愿意啊?”只见上面的那个人表演的极为生动。

张老二发现很多人都不认识,难道是外来的,“老二,是你啊!你老婆难产了,还不赶快回家啊!”一个老人发现了张老二,急忙的说道。

“哦,是张大伯啊,我刚赶回来的,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表演哪出戏啊,怎么从来都没看过啊!”张老二好奇的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还不赶紧回去!这里没你的事!”没想到张大伯不悦的说道。

见自讨没趣,张老二便继续赶路回去,“我去!真臭啊!”走着走着,张老二觉得自己踩到屎了,不由的骂道,刚好旁边有个草堆,便在那里擦着鞋子。

张老二没有瞧见,那草丛里其实埋了一个坟墓,回去的路上,张老二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啊,那个张大伯,他不是前年就死了吗?怎么!”想到这,张老二心里一阵哆嗦,再转回头看那个唱戏的地方,此时已经一片漆黑,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好不容易赶到家,“爹,妈,阿芳,你怎么样了啊?”张老二焦急的喊道。

“老二啊,你可算回来了啊!你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健健康康的!”产婆高兴的贺喜道。

“真的!”张老二别提多高兴了,他们老张家终于有后了。

抱着手中的孩子,张老二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老二啊,快给孩子起个名字吧!”张老二的老爹老娘高兴的催促着。

张老二一听,心想得给孩子取个好名字,望着怀中可爱的孩子,张老二想啊想,忽然间,他发现怀中的孩子竟然伸出了一条长舌头,他以为自己是高兴过头,出现了幻觉,再仔细瞧瞧,不光是舌头,连眼睛都变成了红色,十分诡异的望着张老二。

“啊!”瞬间,随着这声惊叫,张老二应声倒下了。

“老二,老二啊!你怎么了!”可惜张老二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呼喊了。

顺理成章的,孩子就被取了张二这个名字,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张老二临死前喊了声啊,不过名字倒也挺合适的,张二,没有老字,也就没有老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