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花莲台

花开见佛性,这花指的便是莲花。莲花者,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呈体通色的小花,一浸一染间便折射出人世间富贵祥和之光。

宋徽宗年间,有一伙山匪流寇频频作乱民间,驻扎在城外装扮成贫民,每隔三五日便要骚扰民众,事后又如无形之影般消匿无踪。

宋徽宗勃然大怒,派出自己的得力心腹司马端大将军前去剿匪。怎奈何剿了三五次。就是无法一举将草寇拿下。宋徽宗头疼不已,特将朝中事物交于宰相处理,自己决定微服私访民间,

经过几日跋山涉水,宋徽宗来到清风山上的一户村落,见此处黎民祥和,大有天子脚下的祥瑞之兆。宋徽宗满意的点了点头。天子脚下莫非王法,这王法是用来规劝和整治不规之徒,看来也有一些地方无需王法制裁也能生活的平淡安详。

天渐渐暗了下来,他决定先找一户人家投宿,可是敲了好几家门都没人回应,宋徽宗心下疑惑,这家家户户明明都在,为何却没有人开门。

这时他来到一家看起来颇为豪华的暗红色雕纹木质大门前,叩响了门环,待敲了几下之后,里面才传来几声不缓不慢的声音。“你是何人”?

“我乃是外地来此行商的商人,眼见天色已晚,特来此借住一宿,望主人家行个方便”。只听见院内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半天也没人来开门。宋徽宗刚要发问,院内传来了一声嘶哑的声音,“这院里没人”徽宗心下觉得好笑,既没人,那是何人在答话?说话间传来一老者的声音,“您就别问了,这深更半夜的给你开门也不方便,你不如去别家搭宿”。

徽宗憋了一肚子气,却无可奈何,转身向着高粱地里走去。今晚的夜色格外皎洁,迎着月光,徽宗又来到一处比较低矮的人家门前。这家石阶虽没有前一家高大,却也是个富贵人家。,无奈也是敲了半天门没人开。

这时候宋徽宗心下着急了,这夜色渐晚,总得找个人家投宿啊,可是接连敲了好几家,都无人回应。无奈之下他找到一处荒凉破旧的茅草屋。

说是茅草屋其实已经很是破旧了。几根破烂如泥的梁柱上搭了几丝勉强能遮风挡雨的茅草。虽然破烂。也勉强能住个人吧。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迎着月色,徽宗进了门,才发现在外面看这个茅草屋很破旧,其实里面却稍稍有些宽敞。起码不是一览无余。里面还有一间比较窄小的房间,像是临时搭建起来的,在角落里好像缩着一个人。这个人头发垂到耳际,偏又双手抱着膝,所以散散落落的头发遮住了他整个身份。难以分清男女。

徽宗慢慢向他走去,这个人却猛地抬起头,露出满嘴的獠牙,猩红的一双眸子,恶狠狠的瞪着徽宗。徽宗被吓了一大跳。只见这个人猛地向徽宗扑过来。张开一嘴的獠牙……

徽宗出手反制住他,无奈此人力气太过巨大,张嘴便咬,徽宗闪到一边,拿出从小父皇送给他的袖珍弩箭,射中了他的胳膊,后来那个人渐渐平静下来,双眼也开始慢慢恢复了正常。

后来他竟自顾自的躲在墙角哭了起来,徽宗问什么他都不说。

第二天一大早,徽宗制着他准备送进衙门,却被早起的村民看见了,村民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大喊大叫的跑了…还没等徽宗反应过来,一群村民围了上来,手里都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打死他,打死他!”村民群情激昂。徽宗挥手示意他们停下。

你们为何如此?

“先生有所不知,你身处的这座房子从三年前就开始闹鬼,死了村里很多人,从此以后再没人敢进这座房,就是身处闹市的大白天也得离它远远的。家家户户夜夜紧闭门户生怕自己糟了无妄之灾,就是你手里缚的这个东西,他就是传说中的鬼啊”!他害死了我们那么多亲人,我们绝不轻饶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