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娘与狐娘

清乾隆年间,直隶建安县红土坡村有一对年轻的夫妻,男的叫赵成,女的叫玉兰。赵成的祖上曾经是当地富户,后来家道中落,到赵成这一代却只能勉强糊口了。这年,玉兰怀了身孕,临产时孩子却是“逆生”。常言说“女人生产命关天,不知哪次进了鬼门关”!孩子虽然生下来了,玉兰却因出血过多命赴黄泉……痛失爱妻的赵成只是嚎啕痛哭,已经不知道岀哪门了。在亲友和乡邻们帮助下做了一口棺材,总算将玉兰埋葬了。

赵成一个汉子整天守着没娘的孩子哭哭啼啼,好心的婶子、嫂子们每天主动来给孩子喂奶,但毕竟吃饱的时候少,饿肚子时候多。吃不饱的孩子呜呜哇哇地哭,赵成也跟着流眼泪,真是度日如年。

一晃到了清明节,赵成到坟地给妻子上坟烧纸,回来的时候看见路边上躺着-个衣衫褴褛的姑娘,赵成便上前问道:“姑娘为何躺在这里?看你这副模样好像是病了吧?”姑娘说:“我叫胡凤莲,家住在河南,因家乡遭了百年不遇的水灾,全家人都被洪水冲走了,只有我一个人逃岀活命。一个孤零弱女无依无靠,只好到处流浪讨要,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听了姑娘的诉说,赵成见姑娘已饿成这个样子,觉得实在可怜,便对胡凤莲说:“姑娘,到我家去吧,好歹吃顿饱饭再走……”胡凤莲饿到这分上也讲不了许多,便跟赵成回到家里。吃过饭后,胡凤莲千恩万谢地说:“大哥真是个好心人,我看你一个男人扶养襁褓中的幼儿也实在不容易,反正我没有去处,大哥若不嫌弃就让我留下伺候你们父子吧,……”这样求之不得的事赵成当然答应,于是,在乡亲们帮助下赵成便和讨饭的姑娘胡凤莲成了亲。

胡凤莲与赵成结为夫妻后,一天到晚忙里忙外,把家务事做得井井有条,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家也像个家了。特别是对赵成前妻抛下的孩子视若已岀,为祝福儿子将来成人,胡凤莲给儿子取名“宏儿”。胡风莲对宏儿视若己岀,时时处处细心照料,赵成心里有说不岀的高兴。两口儿亲亲爱爱欢欢乐乐,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好日子过了两年,赵成却突然得了重病,百般医治无效,终于抛下孤儿寡母撒手人寰。胡凤莲哭得天昏地暗,痛不欲生,可是,看着身边苦命的三岁儿子,她只好擦干了眼泪撐起艰难的日子。尽管生活贫困,但胡凤莲想方设法没让儿子受过一点儿委屈。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宏儿子长到了十岁,胡凤莲便将宏儿送到私塾念书。意想不到的是宏儿从小受到继母的娇宠,却贪玩不好好读书,还经常跟同学们打架斗欧。无论胡凤莲怎样好言规劝就是不听。宏儿念了三年书,连《三字经》、《千字文》也背不通顺。胡凤莲很伤心,却又觉得失去亲爹亲娘的孩子太可怜,无论怎样惹她生气也不忍心打骂。这天,胡凤莲将宏儿叫到跟前说:“儿啊,你既然不愿读书,我也不能勉强你,反正我也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了。现在你也该懂事了,咱们这个家可养不起懒汉闲人,猪还要往前拱一拱,鸡还要往后挠一挠,你就帮娘种田吧,将来也好自己养活自己……”

从这天起,宏儿穿上破旧衣跟娘干庄稼活,冬闲了就背篓上山砍柴。庄稼活又苦又累,宏儿每日面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子一串串地往下淌。后来终于又受不了了,干起活来像丢了魂似的,便经常偷懒,在地头睡大觉。一来二去的被胡凤莲发觉了,胡凤莲就耐心地开导说:“人活在世上总要学一样两样安身立命的本领,你一不愿读书,二不愿务农,还能让娘养你一辈子呀?”宏儿自知理亏,默默地低下了头。胡凤莲长叹一声说:“孩子,娘不是不心疼你,可你应该争点儿气。这样吧,做庄稼不成就学着做点儿小生意吧,日进分文总比坐食山空强呀……”于是,胡凤莲拿出纺线织布挣来的-点儿钱,给宏儿做本钱,置办了货郎担让宏儿当起了货郎子。宏儿担着小小的货郎担走乡串村,虽无大利但总能赚点儿小钱,而且轻松自由,宏儿很高兴。时间久了,宏儿就瞒着母亲偷偷地留下一点儿钱,偷偷地到赌场去赌博,一来二去的就上了瘾。一年后,宏儿对胡凤莲说:“娘,咱们村子里有几个人准备结伴到沽镇去做买卖,我也想去长点儿见识……”胡凤莲觉得年轻人去外边见见世面也好,就拿出十两银子和三个银元宝交给了宏儿,并再三嘱咐宏儿说:“儿子,这银元宝,是你祖上的遗物,这么多年来,无论日子怎样困难娘都没动用。今天娘把它交给你,除了做生意本鈛,你可千万不要随意花掉!”宏儿连连点头说:“儿子记下了,请娘放心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