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聊斋之女鬼报仇

桐城有个张生,出生在世家大族之家,年少风流,风度翩翩,文章才华,也堪称一流。他刚十一二岁就进入了县学学习,家族中的长辈都对他寄予了远大的希望。

张生的父亲在金匮县做县令,张生也随着他的父亲到任上去读书。

县城中有个缙绅,做过典学时,因为受贿的事,败露了。

张县令奉命带着差役去抄没缙绅的家,张生也跟着去。

缙绅家中有一处远近知名的园林,里面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十分繁盛,里面的亭台楼阁、池水廊檐布置得极为精巧,张生乘机便到园子中去游览。

正四处观望,见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郎,鬼鬼祟祟地进入假山堆成的山洞中。

张生心想那女子进去,一定是是收藏珠宝之类的东西,等抄过家之后,还能取出来支用。

张生也蹑手蹑脚向山洞走去。等他走入了洞中,从背后伸手用袖子一下捂住女郎的脸,女郎不觉一阵惊吓,赶紧从他的手里挣脱。

张生一看那女郎,真是一位绝色佳人,就趁人之危,动了坏心思,便呵呵地笑起来,说:“娘子别怕,别怕,此处正好无人……”说着话,笑嘻嘻地向女郎靠近,还不停地把手伸过去。

女子大怒起来,说:“你是什么人?我是这家的女儿,你敢来侵犯我吗?”

张生冷冷地笑着:“你是这家的女儿,难道不害怕我张公子吗?你父亲犯了罪,我知道你来这里收藏珠宝,这珠宝的得失都在我掌握之中,只要我一句话,你所藏的珠宝,立即就会被搜查出来,你不害怕我吗?”

女郎见张生趁人之危,更加恼怒,说:“我听说,罪不及妻孥,这是圣人经书上说的,纵然我的父亲有罪,又能与我有什么事?即使我来藏珠宝,我一个弱女子又能藏多少?况且身上收藏的东西,王法也不能管,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张生恼恨她出口不逊,也恼怒起来,说:“你说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吗?我偏要让你见识见识,看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于是,就大声地叫跟着他的仆役进去,把女郎抓住,并狠狠地叫仆役剥去女郎的衣裳,并把内衣也一重重解开,并从头到脚,把她的鞋子都脱下,全上下几乎没留有一块丝缕。

张生看见女郎头发黑亮,肌肤雪白,犹如白玉,身上藏有无数的金银珠宝,也都显露了出来。

张生和他的仆役看着女郎,都拍掌哈哈大笑,把那些金银珠宝都夺过去,心满意足地走了。

女郎羞惭气愤,不住地啜泣,然后就上吊死了。

过了一年,到了秋试,张生也去参加考试,各科都草草写好了稿子,准备秉烛修改誊写。

张生忽然听到窸窸窣窣地响声,见到一个女郎揭开帘子走进去,张生一看,就是那个缙绅家的女儿,不觉大吃一惊,捧着卷子,踉踉跄跄地准备逃走。

女郎摇着手,嫣然笑了一下,说:“轻薄儿,为何那般胆怯?我不是来祸害你的,走什么走?”

张生看她真的好像没有什么恶意,才不那么害怕,就叩问她来做什么。

女郎笑着道:“你怕我,难道是前面的事,你还记在心上吗?要说起前面的事,你本来就是对我好,是我,没有别的意思,可惜我自己命薄,没命享受。我不幸枉死了,也是我的命,你没有什么过错。并且查看了你的冥司簿子,前程远大,感激你对我的心意,特意前来向你祝贺,今年的考试,必定会金榜有名。只是你前面的一科,卷子里面有两处遣词不是很好,要是能修改一下,那就完好无缺了。”

张生仔细想了一下,确实如女郎所说,便重新改订,女郎也帮着他斟酌,改动了几处字词,真称得上是尽善尽美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