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走阎王殿

在东北老山里有这么个村子,一共住着五十来户人家,村子西南角住着个年青小寡妇叫李腊月,此人品行不端,整天里打公骂婆,还张家长李家短地扯闲话。她向人家借东西,总是借一斤还八两,大瓢借小瓢还。因此人送外号李小惦,乡亲们就像见着鬼似的躲她老远。

这天,李腊月端着面箩又去邻居王家借面。王老太年近七旬,双目失明,无儿无女靠着丈夫死后留下的一点家业勉强度日。王氏因眼睛看不见,就让李腊月自己到缸里去崴面。李腊月也不客气,崴了岗尖一箩面回家了。几天后,李腊月还王家面时就耍了心眼,她翻过箩来,在箩底上铺了一层面,王氏用手一摸,认为面是满箩的,转身倒进面缸里。李腊月站在一旁洋洋自得,心想;这个瞎老太婆真好糊弄,赶明儿个我还得多借几次。离地三尺有神灵,李腊月的骗人手脚恰好被正巡游的地府里的黑白无常二鬼看在眼里。二鬼回到丰都城,来到阎王殿,向阎王禀报了此事。阎王听后大怒,说道:“判官,查一查生死簿子,看这个李腊月还有多少年阳寿?”判官打开生死簿仔细翻看,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判官合上生死簿子,禀报说:“李腊月本该活到六十岁,因她平日里打公骂婆忤逆不孝,已损阳寿十年。簿上还记有她欺残压弱,对邻人王氏,不扶贫帮老,反而总是正箩借面反箩还粮,甚至往里掺沙子的恶行又损阳寿十年。李腊月正好二十岁,如今阳寿还剩二十年。”阎王听罢拍案大叫:“难道还要让这恶妇在人间做恶二十年吗?黑白无常,我命你们二人到阳间将李腊月的魂魄速速押来!”判官急忙摆手说:“大王,请息怒,李腊月虽然做恶多端,但还罪不至死呀,如果您硬把李腊月的魂魄押来,岂不是违背天规吗?”“你放心,本王自有巧安排。”阎王说完冲着判官“鬼”秘的一笑。

这天晚上,李腊月在灯下纳鞋底,纳着纳着,只觉得上下眼皮打架,头昏眼花,困得坐不稳了,她拿过枕头倒头便睡。实然一阵阴风刮过,将房门吹开,李腊月迷迷糊糊的发现,从门外飘飘悠悠地走进两个鬼来,一个身穿黑大褂的,手里拿着根铁链;另一个身穿白长衫的,手持勾魂牌,他们的舌头耷拉在胸前足有二尺多长。李腊月一看,吓得从炕上掉在地上,结结巴巴地问:“你们是人还是鬼,为何三更半地来我家?”二鬼差说:“我们奉阎爷王之命捉拿你的魂魄去丰都报到。”李腊月急忙跪在地上哀求说:“二位差爷放过我吧!我以后多给你们烧纸送钱……”二鬼差厉声喝道:“阎王让你三更死,我们怎敢留你到五更。赶紧跟我们走,别误了时辰!”说着,黑无常将手中铁链套在李腊月的脖子上,李腊月拼命地往后挣,白无常将手中钩魂牌朝她晃了三晃,李腊月就觉得身子轻飘飘的,不由自主地跟着二鬼差走了。

一路上漆黑一片,看不到星辰日月。这时,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带着沙石,将二鬼差和李腊月刮得东飘西荡。黑无常拽着李腊月在前面吃力地走着,白无常跟在后面,不时地拳打脚踢李腊月,嘴里还嘟嘟嚷嚷地骂道:“都是你,平时不行善,死后出门还要大风灌。”黑无常转过身对白无常说:“老兄,照她这个走法到天亮也到不了丰都城啊。误了时辰,阎王怪罪下来咱哥俩可担当不起呀!”白无常说:“可不是咋的,我看还是给她开开天眼吧!”说着,白无常将唾沫抹在李腊月眼睛上,李腊月顿时觉得头清眼亮,一条大路直通西方。鬼怪吧故事

又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一座城下,城门楼上三个大字“丰都城”,城墙被浓雾笼罩,显得阴森可怕。这时李腊月看见有两个鬼差押着五六个人迎面走来,最后的一个人很像死去的丈夫,走近一看果然是他。李腊月惊喜地叫道:“夫君留步!你可想死为妻我了。”奇怪的是无论她怎叫喊,丈夫就是不理她,一直朝前走去。李腊月问二鬼差说:“我丈夫为啥不理我?”二鬼差说:“你丈夫已经喝了迷魂汤,把阳间的事都忘了,现在正赶去阳间投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