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楔

江西某地,土壤肥沃,附近有赣江支流流过,称得上是鱼米之乡。

有一天晚上,更夫经过一个巷子拐角时,突然看到前面桥上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他觉得奇怪,便过去吆喝了一声,想问问出了什么事,谁知走近了一看,却发现那女人身上穿的竟然不是白衣服,而是白色的毛。不等那女子回过头来,他就吓晕过去了。

此后接连大旱三个月,到了夏天,河流只剩一线,田里都裂开了一条条口子。拜龙王、晒土地之类的祈雨手段都用过了,天空连半点儿云彩都看不见。老年人都摇着头说,活了一辈子,这样的大旱天从来没见过。再这样干旱下去,田里就颗粒无收了,到秋天大家就只能逃荒要饭了。人们全都心急如焚,但谁也想不出办法来。当地县令为了解除旱情,发榜求贤祈雨,结果法师、和尚来了不少,却没一个灵验的。

有一天,有个打着绑腿的年轻汉子突然揭了榜。因为久无灵验,已好些日子没人揭榜了,当地县令如获至宝,连忙接见。虽然这年轻汉子实在不像是个法师,但县令还是客客气气地见了他。

那汉子说,此地是出了旱魃。原来旱魃在上古传说里,本是黄帝大战蚩尤时,为了对付蚩尤手下的雨师风伯而请下的天女,可是在后代传说里,却有了女子死后变成了僵尸这么一说。出了旱魃的地方,滴水不下,往往要大旱三年。

县令听这汉子说得头头是道,便问他要什么法器,汉子说他只需要三件东西。第一件,他问这里是不是有个雷神庙?

在中国传说中,雷公的变化相当大。上古时,雷神叫丰隆,屈原的《离骚》就提到此名。后来被道教神霄派道士归纳为三十六雷部天君,成了一个大衙门。但在民间传说里,雷公还是背生双肉翅,长了个鹰嘴,左手拿楔,右手拿锤的形象。在这地方确实有一座雷神庙,里面的雷神塑造得很古怪,别的也与一般雷神没什么不同,只是左手的楔却缺少了尖头。

据传,这是因为有一次某代天师拘雷神行雨,有个雷神在工作时开了小差,不小心把雷打到了关帝庙,关帝大发雷霆,一刀将雷神的楔斩断。后来当地人在半截雷楔落地的地方建了这座庙,塑的雷神左手也就只拿半个楔。

听得果然有这庙,年轻汉子面露喜色,说事已成一半,第二件容易之极,只需一张有围幔的供桌。只是第三件最难,马上要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虽然荒年也有卖儿卖女的,可是一时之间哪里找得到?而为人父母的就算走投无路,也不忍心让他这样送死,所以县衙里的人都面面相觑。好半天,有个小吏出来咬咬牙说,自己儿子未满周岁,为了百姓,他愿意献出来。汉子闻言动容,向那人深施一礼,说:“君诚勇者。”因为旱魃性喜食小儿脑,所以只有这一个办法引它出来,然而只要有他在,就一定不会让孩子受到伤害。

当天晚上,他们在雷神庙外放了一张供桌,将男童放在了桌上。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一个人呆在供桌上哭得死去活来。他父亲虽然听那汉子说,一般人不能见旱魃,但放心不下,便一直躲在雷神庙里。听得孩子的哭声,他心如刀绞,正当他忍不住要出去把孩子抱回家时,突然听得供桌下那汉子小声说:“来了。”

远远望去,只见有个白影正极快地过来,却是一步一跳。孩子的父亲知道是旱魃来了,心头一寒,也不敢再动。只见那旱魃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跳到供桌边,正要伸手去抓小孩儿。说时迟,那时快,汉子已从供桌下一跃而出,手里抓了个东西刺中了旱魃后心,“嚓”的一声,却像是扎进了一块木头里。那旱魃嘶声惨叫,凄厉之极,如电光般逃窜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