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三娘(狐仙)

中国女鬼多,狐被列作鬼班也是事实,俗语说得好,画鬼容易画人难,在中国众多鬼魅异志之中,中国的狐鬼精魅虽虚无缥缈,却往往无比生动并且多情。比起西方那些妖冶性感噬血成性的女鬼,她们多了一份善良,比起变态国小日本那些怨毒颓废的女鬼,她们多了那么多的可爱,中国女鬼的飘逸和幽怨似乎成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名牌Logo,比如语笑嫣然的婴宁,比如情深款款的杜丽娘,比如至情至性的如花姑娘,还有长发飘飘美轮美奂的聂小倩……甚至有时候与这些美丽,多情,善良的女鬼相比,作为人类的某们,也会显得多么的庸俗,苍白,甚至龌龊。

叙述封三娘的故事,首先必须从美女范十一娘说起。范十一娘,她是鹿城祭酒官的女儿,小小年纪,已经出落得十分的花容月貌,她的父母因此将她视若掌上明珠,前来为她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可是竟没有一个是她中意的。

话说,这一年正月十五元宵节,鹿城的水月寺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盂兰盆会”。这年正月十五这场盆会,范十一娘和她的侍女跟城里城外的少女们一样,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到寺里逛盆会。热爱诗词的人往往都听说过这样的一首诗(一说是欧阳修,亦说其实是朱淑贞):去年元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在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由于女子们的行为长期受到社会礼仪的约束,大多数时间里,她们只能深锁闺中,出门参与社会活动是很难得的事情。因此,在很多地方,年年元宵节的这种盛会,往往变成了未婚男女近相各色的嘉年华会。对于豆蔻年华的范十一娘来讲,这一次盂兰盆会仿佛也不例外,只不过,别的美丽佳人逛节相看的通常总是俊俏男人,在那次摩肩接踵的人群中,偏偏范十一娘小姐相中的是一位跟她一样美丽绝色的妙龄女子。女子自言本姓封,排行第三,因曰封三娘,家中父母早逝,她家就在附近的一个村庄。封三娘本人似乎对十一娘的美名早有耳闻,所以在这一程茫茫人海中,两人几乎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意,除了各自倾诉身世之外,到依依不舍的临别之际,约了互访,并且还各自馈赠了信物。范十一娘馈赠的是刚从头上取下的一支金钗,封三娘还她的则一枚绿色发簪。

转眼间,时光飞逝,彼此相约的时间到了,三娘并没有如约前来。三娘不来,十一十分的挂念,茶饭不思的十一经常拿出三娘送她的那枚绿簪,睹物思人,情到动容之处,不禁泪落。说也奇怪,这是一枚十分独特的簪子,它的材质既不是金的,也不是玉的,稀罕至极,世上无人能识。就这么牵肠挂肚的日思盼之中,美丽的范十一娘终于抑郁成疾,她病倒了。一向将她视如珍宝的父母心疼急了,派人四处打听,可是,四邻八乡的村庄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听说过有那么一位叫封三娘的女子。

半年以后,又一个美好的佳节随秋降临。就在范十一娘完全不抱希望的时候,她第二次见到了她,那个在盂兰盆会与她一见如故的妙龄女孩,那时候,距离她们初相识已经过去了半年多了。这一年的九月九日重阳节这天,病恹恹的范十一娘正被侍女们搀扶着,缓步走在自家的花园里赏菊,一抬头,忽然看见封三娘正趴在墙头向她张望,惊喜交集的十一娘连忙将她邀请进来。封三娘解释说,前次说很近的那个村庄其实是舅舅的的家,她自己的家非常遥远,她之所以不来看她,实在是因为范府朱门绣户,自己跟她们贫富悬殊,门第相差那么大,她没有勇气来探望她。久别重逢,两个女子象恋人一般涕泪交加的痛说着彼此的离苦相思,很快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浩月当空,两位姑娘终于说累了,她们象亲姐妹似的干脆手拉手的“偕归同榻”而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