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窃玉双刀客

太仓有一位富翁,家中有位千金大小姐,生的是美丽又聪明,琴棋诗画无所不精(唉,古人夸女子聪慧必定是少不了这几样吧?话说回来,除了这几样还有什么可说的么?怨念……)。就这么一个宝贝,还这么出类拔萃,富翁夫妻自然对这个女儿是千依百顺、宠爱有加。

时光如梭,转眼这位小姐转眼到了十五岁待嫁的年纪。

提起小姐的未婚夫,倒也非寻常人家,还未迎娶过门,便已经斥资为她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别墅,将其安置入住,并且派了一个老嬷嬷和一个侍婢照顾小姐的饮食起居。

只是这夫家虽是好心,却不想扔下这么一个青春年少的姑娘家整日呆在偌大个宅子里,连个可以说话交心的对象也没有,不憋出问题才怪呢。

什么、您说还有一个丫鬟在?

开什么玩笑——您不想想,让她这么一个饱读诗书、六艺皆精的大小姐和一个能把“一”字认作扁担的村姑谈《高山流水》和诗词歌赋?这和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

我看弹棉花还差不多。

话题扯回来,却说这一天,咱这位寂寞无聊的大小姐终于忍受不了豪宅里单调枯燥的生活,满腹苦水地跑回娘家准备好好诉一诉苦。

大小姐这里兴冲冲地进门,却被告知母亲在接见一位化缘的小尼姑。

这倒奇了——

家里都知道母亲是出奇的宠爱自己,如今居然为了一位外客,放着她这个许久未曾见面的宝贝女儿不理会,却去陪一个小尼姑?

大小姐这心里原本就委屈,加上这回,这心里那叫一个气啊,想也不想地冲进会客厅——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家庙里的大菩萨,敢跑她的地盘抢香油钱来了?!

冲动归冲动,大小姐这多年的教养不是白瞎唬人的,纵然心里不爽,但还是举止翩翩,仪态万方的。

初见之下,没想到这小尼姑倒是生得十分俊俏。

大小姐自然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二人见礼之后,大小姐便开始语中带刺地和小尼姑交谈起来。

小尼姑自然是不曾料到有机会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大家千金,果真如传闻般明艳动人,心里暗暗欢喜。虽然察觉到对方似乎对自己有敌意,小尼姑倒也不担心,应答之间就不着痕迹地把大小姐夸赞了一番。

再说这小姐,本是有心找茬,却发现这小尼姑竟然颇懂文墨,而且为人机巧玲珑,加上外貌又着实讨人喜欢,原本心里那点别扭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

一番交谈下来,二人皆是相逢恨晚,大小姐自然不用说是高兴得不得了。

小尼姑识得些字,特别会下棋,与大小姐对局,几番下来之后,居然互有输赢。大小姐愈发觉得捡到了宝,对小尼姑更加喜欢,二人越发亲近,结成闺蜜。

来往的多了,自然也熟悉起来,渐渐地就互相开起玩笑来。一天晚上,两个人靠着枕头躺在床上谈心。老嬷嬷和侍婢忙碌了一天,都已经困顿疲倦而睡下了。小尼姑对大小姐说:“处女也会动情欲吗?”

接连问了几次,大小姐就是不吭声。小尼姑于是把手伸到大小姐怀中说:“这么好的鸟窝空着,不如让我家的小鸟住进来。”大小姐咯咯笑道:“蠢尼姑,你傻了啊你?你也不过是个空鸟窝,哪里来的小鸟?”小尼姑回答:“我本来就有小鸟。”

大小姐只当她是在开玩笑,于是顺着问,你的鸟在哪里。尼姑说:“就在这里。”大小姐笑着说:“如果没有,看我不连你的鸟窝一起骂到烂掉。”于是大小姐笑着伸手按到尼姑的下身,果真是一只直立的小鸟在那里。大小姐脸色陡然变了,惊讶不已:“我原以为你是个尼姑,想不到你原来竟是一个和尚么?!”大小姐起身就要逃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