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凤(聊斋鬼故事)

太原耿氏本是个官宦人家,宅院宏大宽阔。后来,耿家破落下来,那一座座楼房大半空闲着,因而时常出现怪事:堂屋门常常自动开开关关,家里人总是半三更被吓得乱叫。耿氏很忧虑,搬家住到别墅去,留下个老头儿看守门户。

从此,这所宅子就更加荒凉冷落,但有时还能听到欢笑说话、歌唱吹奏的声音。耿氏有个侄子叫耿去病,性格狂放,不拘小节,他嘱咐看门的老头儿,要是听见、看见什么就告诉他。一天晚上,老头看见楼上灯光闪耀,赶忙去报告给耿去病。耿生要进去看看那怪事,老头劝阻,耿生不肯听从。院里门户耿生向来是很熟识的,拨开蓬草,左拐右拐进到里面。耿生来到楼上,也没见有什么怪异。

穿过楼堂,听到有人在叽叽喳喳说话。他轻轻走过去偷看,只见里面点着一对巨大的红烛,明亮得和白天一样。有个老翁头戴书生帽,朝南坐着;有个老太太坐在对面,两人都有四五十岁;朝东坐的是个少年,大约二十多岁;右边坐着个姑娘,也不过十五六岁罢了。桌上摆满酒肉菜肴,大家围坐着谈笑。耿生猛地闯进去,笑着喊道:“有个没邀请的客人来了!”人们受惊,跑开躲藏。只有老翁走出来,质问说:“你是什么人,竟然跑进人家内房里来!”耿生说:“这是我家的内房,你给占了。好酒自己喝,也不请主人,未免太小气了吧?”老翁仔细端详,说:“你不是主人呵。”耿生说:“我是狂生耿去病,是主人的侄子呢。”老翁表示敬意说:“久仰大名!”于是作揖请耿生进房,就招呼家人换酒换菜,耿生拦着说不必了。

老翁给客人斟上酒,耿生说:“咱们是要好的朋友,刚才席上的人不必回避,还是请你叫出来一道喝酒吧。”老翁就喊:“孝儿!”一会儿,那个少年从外面走进来。老翁说:“这是我的小儿子。”那少年作了个揖,坐下来。耿生接着就请教老翁家世出身。老翁说自己名叫义君,姓胡。耿生向来豪爽,言谈议论趣味横生;孝儿也很洒脱,无拘无束,两人倾心交谈之间,相互倾慕喜欢。耿生二十一岁,比孝儿大两岁,就把孝儿当弟弟。老翁说:“听说贵祖上编写了一部《涂山外传》的书,知道吧?”回答说:“知道!”老翁说:“我家是涂山氏的后代呢。唐朝以后家谱还能记得,五代以上,就失传了。希望你能给讲述教导一番。”耿生概略叙述了涂山辅助大禹治水的功绩,尽力夸饰形容,讲得生动有趣,滔滔不绝。老翁非常高兴,对儿子说:“如今有幸听到以前没听说的事。公子也不是外人,去请你妈妈和青凤来,一块儿听听,也让她们知道咱祖先的功德呵。”孝儿就进了幔帐后面去。

不大会儿,老太太和姑娘走出来。耿生端详那姑娘,瘦弱的身材显得娇媚,明亮的眼神流露着聪明,人世间没有这么艳丽的女子呢。老翁指着老太太说:“这是我内人。”又指姑娘说:“这是青凤,我的侄女。她很灵透,只要见到、听到的就忘不掉,所以喊她来也听听。”耿生讲完故事,喝着酒,双眼直盯着那姑娘。姑娘觉察出来,就低下头去。耿生暗中用脚去踏青凤的脚,青凤急忙缩回脚去,却也没有生气,耿生心摇神动,不能自持,拍着桌子说:“要能得到这样的媳妇,就是让当皇帝也不换!”老太太看到耿生渐渐醉了,越发张狂,就和姑娘站起身,揭开幔帐离去。耿生很觉失望,就告辞老翁,走出了耿宅。可是,青凤的身影却萦绕心头,怎么也忘不了。

到了夜间,耿生又进了耿宅,那里香气仍然浓郁,可是凝神屏气地等了个通宵,却是静寂得没有一点声响。他回到家里和妻子商量,想要全家搬进去住,希望能再见到青凤,妻子不答应,耿生就自己住进去,在楼下读书。到了夜间,耿生正坐在案几旁,有个鬼披散着头发走进屋来,脸黑得像漆,睁大眼睛瞪着耿生。耿生笑了,用指头蘸着砚台上的墨汁,自己涂满了脸,目光灼灼地和鬼对视,鬼却羞惭地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