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狐

安东人陈一峰,自幼天赋异秉,善辨鸟兽密语,能识鬼神真容。

其父陈三,终年以打猎为生。因儿子有此神通,素知野兽藏身之处,欲获取猎物,如囊中取物。然陈三心慈,平日也不多猎,维持一家温饱足矣。

一峰年过弱冠尚未娶妻,整日优哉游哉,倒也快活。

一日晚间,一峰途经村口庙宇,闻得内有窃窃私语。

他屏气凝神,悄然而入。但见一团红光之中,两名仙人席地而坐,正推杯换盏,大快朵颐。

“此间村民成天烧香敬神,荤腥佳肴果蔬时鲜从无间断,我等乐得享用。”一仙翁拈须哂道。

“世人都羡神仙好,神仙也图乐逍遥。他们希望神灵庇佑,真是愚不可及。不是自己的事,谁愿去管!”说这话的是另一仙人。

一峰闻之,十分愤懑。可想到父亲“不可得罪神仙”的告诫,只能忍气吞声。

,一峰辗转反侧,久久难眠。

这些神啊仙的也真够浑的,享受人间烟火,却尸位素餐无所作为。一峰在心里愤然骂道。

突然,一股青烟在一峰床前升起。

一峰不经意地一瞄,已知何物,当即喝道:“小小狐妖,胆敢到此胡闹,难道不怕我剥了你的皮吗?”

随着一阵呵呵娇笑,青烟中闪出个秀丽的红衣女子。

“陈公子绝非穷凶极恶之徒,小彤清楚得很。”

“你这小妮子,倒是深谙小爷的性情。说,半夜前来所为何事?”

“公子容禀,小彤是为化解公子心事而来。”

“哦,你且说来。”

“公子正为仙人之事烦恼,是不?”

“算你聪明伶俐,你该如何解开我的心结呢?”

“只要有人帮助村民解难救急,想来公子就不会再烦恼了。”

“话虽如此,只是如何能如愿?”

小彤略显扭捏,少顷,方轻启朱唇:“这事不难。求公子助小女子一臂之力,将我化作菩萨。”

真是异想天开。陈一峰感到好笑之极。

“我虽是狐,却甘愿凭借微薄之力帮助众生;而那些仙,都做了些什么呢!?”

一峰没想到小彤竟有此襟怀,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暗生敬意。

依小彤所言,一峰刺破手臂,滴血九滴掺和夜露喂与小彤。转瞬间,随着一阵清风,小彤失去踪影。

次日,村头庙宇中无端多出一尊菩萨塑像,庄严中透着几分娇俏。

村民们奔走相告,均以为菩萨显灵了。

此后,谁家遇到难处再到庙里祈祷,恳求神灵保佑逢凶化吉,竟无不灵验。

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般,飞向方圆百里。一时之间,此庙声名远播香客盈门。

一日,庙中来了一对异乡夫妇。那妇人肤似凝脂,面若桃花;其丈夫则玉树临风,貌似潘安。

原来那男子前妻所生之子患了恶疾,遍请郎中总难奏效,闻知此处菩萨灵验,便携夫人前来虔诚跪拜。

说来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自那对夫妇来过之后,村里竟有数人面色发紫离奇死亡。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再有谁家遇到忧心之事到庙里祈祷,便失了灵验。

陈一峰猜测,定是那狐妖见到美男动了凡心,害人之后私奔去了。

他后悔自己当初的轻信,决定采取行动,免得那口蜜腹剑的狐妖为害人间。

要找到小彤并非难事,熟知鸟语的陈一峰从麻雀口中获悉她的行踪。他怒气冲冲,火速赶往桃花寨。

刚进寨子,陈一峰就听到一间茅屋中发出可疑的动静。

陈一峰破门而入,触目惊心的一幕顿时映入他的眼帘。一个幼小的男童脸色发紫地死在炕上,其父神情怪异有如中魔。而小彤正圆睁怒目,死死咬定一个美妇的喉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