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客(2)

待邬友仁将一套槊法舞完,堂下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喝彩声,俞大猷当即便问他道:“你可愿入我帐下为国效力?”邬友仁听罢微微一笑道:“若是给的官大就可以,否则的话恕难从命。”俞大猷听罢哈哈大笑,当场便封他做了千户,能统兵千余人。邬友仁沉思片刻便应允下来,随即对俞大猷道:“我的行李还在船上,请允许我先回去一趟将行李取来。”俞大猷答应了他,并赠送给他了一匹骏马,还派了四个随从和他一起回去。邬友仁谢过俞大猷,随即牵着马出了军营,可刚跳上马背就听骏马一声长嘶,随即口吐白沫倒了下去,邬友仁跳下马来,脚下大步流星行走如飞,任凭那四个随从在后面如何喊叫也不停留,头也不回的一路直奔而去。待四人策马走近一看,发现俞大猷所赠送给邬友仁的那匹骏马已然被压断了脊梁骨,当场毙命了。

四人见此情形不由大骇,急忙快马加鞭紧紧追赶,远远看见邬友仁的身影就在前方,可是虽奋力策马相随,却始终追他不上。待一番追赶之后,不知不觉已到海边,远远便看见一艘大船停泊在远处,近岸则是一叶扁舟,舟上还有两人,一见邬友仁便划着小周向岸边靠来。此时邬友仁已赶到岸边,见小舟离岸尚有两丈余远的距离,当即收身提气纵身一跃,如同一只大鸟般飞上了小舟。四个随从也已赶到岸边,见状不由惊愕不已,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见邬友仁从船头缓缓转过身来,对着四人大声说道:“实话告诉你们,我原来其实是宝山的官军将领,因为犯了一点微弱的过错而被上司所罢黜,后来便下了海做了流民(海盗),往来于海上已经二十余年了,现在已为一岛之主。听说俞将军治军严谨素有奇效,所以特意前来一看,今日得见果如其言,心中佩服不已。况且他能将我从一介平民提拔而为千户,可谓慧眼识才,只是与其让我俯首于总兵之门,终不及在海外称尊自在得多。现在我就要走了,请你们回去代我谢过俞将军,并转告他一言:我自此之后当逐一告知我的伙伴,只要俞将军在任一日,我们绝不敢以一矢相加,以此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说毕又向四人拱一拱手,就此转身乘舟向大船而去。

眼看快到大船旁边的时候,舟上二人唿哨数声,随声从大船上呼啦啦出来了一百多号手执刀枪之人,个个一身黄衣黄裤精悍打扮,都毕恭毕敬的匍匐在船头相迎,就像是在迎接王公贵族一般,一直待邬友仁进入舱内,大船方才扬帆东去就此不见。四人见状瞠目结舌惊诧不已,急忙策马转身赶回军营,将方才所见据实向俞大猷禀报,并转达了邬友仁临别所言,俞大猷听罢惊讶之余满心惋惜,连着几日都郁郁不欢,为不能挽留住这样的人才而痛惜不已。后来俞大猷镇守松江十余年,邬友仁等果然未曾犯过一兵一卒,终其任内海上也无烽烟之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