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无宁日

一、别出那扇门

冰冷的皮带渐渐地勒紧了我的脖子,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我笑了,对于死亡我竟感到了一丝解脱。

十一点四十五分,我在冷汗中惊叫着醒来。

我大口地喘着气,努力回忆着之前的噩梦,却只想起了一个模糊的细节:我之所以会在梦中自杀,似乎是为了回避什么让我魂飞胆丧的东西。

我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可梦里的情节就像被截断了的水流再也流不出分毫。人就是这样,对梦里的东西总是选择很快地遗忘。

我摇了摇头,正想喝杯水来平缓一下狂跳的心脏。突然,借着从窗口照射进来的清冷的月光,我看到不远处的房门旁,一张惨白的脸正对着我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你醒了,又做噩梦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不知为何竟让我感到脊背一阵发凉。

我努力瞪大了双眼,总算看清了那人的长相——那是我的室友秦枫。

“大半夜的,你站在门口干什么?”我皱了皱眉,没好气地说道。

“我在等人。”秦枫看着我,笑得有些皮肉分离,那闪烁的眼神分明是在掩饰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个时间还会有什么人来?

我暗暗地抽了口凉气,心中暗想。也许是看到了我脸上的疑惑,秦枫阴沉着脸幽幽地说道:“总之你记住,千万别离开这间房间。”

“为什么?”我惊道。

秦枫却只是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自顾自地缓步回到自己的床铺前和衣躺下,留给了我一个冰冷的后背。

秦枫一连串反常的行为顿时弄得我一头雾水,正在我暗自疑惑时,门外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了一阵似有若无的哭声,那是一个女人在伤心的哽咽。我顿时感到一阵心惊,更令我惊愕的是,秦枫对这渐渐清晰的哭声竟是充耳不闻。

那哭声最终停在了寝室的门外,一声声悲凉的哭泣就像是一只只利爪在抓挠着我脆弱的神经,冷汗顿时布满了我的额头。

“秦枫,你听到了没有?”我咽着唾沫问道,可回答我的却是一片死寂。秦枫睡得像个死人,我完全听不到他的呼吸。

深吸了一口气,我壮着胆子下床走到了门口。刺耳的哭声仅隔着一扇单薄的木门刺激着我的耳膜,犹豫了许久,我终于轻轻地拉开了面前紧闭的房门……

二、消失的半小时

头痛欲裂中,我从冰冷的地板上爬了起来,发现自己不知为何竟倒在了门外的走廊上,而空气中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熏得我几欲作呕。

突然,我本能地回过了头,直觉告诉我此刻正有什么东西站在我的身后。

昏黄的灯光中出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她一袭长裙,浓黑的头发披散在肩上,正用一双关切的眼睛打量着我。

见我醒来,她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我感觉到她的手冷得像是一块寒冰。

我认识她,她叫陈雨,是秦枫的女友。

“现在几点了?”我晃着昏沉沉的脑袋问,想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十二点十五分。”她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回答我说。

我皱了皱眉,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而对这半小时我的记忆竟是一片空白。我打开门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又为什么会昏倒在走廊上?无数的疑问顿时塞满了我本就混乱的大脑。

“ 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秦枫?”我打量着陈雨,想知道她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一个她本不该出现的地方。

她没有说话,只是黯然地点了点头。突然,我发现她的右臂好像受了伤,殷红的鲜血已将她的衣袖染得一片腥红。

“你的胳膊……”我指着她右臂上的伤口,显得有些吃惊,因为那很显然是一道新鲜的伤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