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路等你

乘凉惊魂

宁小萱在原来的学校时,因为不堪忍受小混混的骚扰,回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后来在父母的张罗下,便转来了这所新学校。

今天是宁小萱来新学校报道的第一天,白天她忙碌了一天,终于弄妥当一切,晚上就一个人去了大教室上课。没想到大教室的风扇坏了,宁小萱从小就怕热,坐了没一会儿就热得受不了,悄悄地从教室里溜了出来。

宁小萱沿着走廊一直走到尽头,倚着廊柱乘凉。阵阵夜风扑面而来,让她感觉凉飕飕的,不由舒服地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这时,突然有人向宁小萱打招呼。宁小萱睁开眼睛,却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儿。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闭上眼睛小憩起来。

这时,那个声音又传进她的耳朵:“嗨……”

宁小萱这次听得比先前清晰了,发现那个声音是从旁边的花圃里传来的。她走到花圃跟前,一点儿一点儿地拨开密集的花草,竟然看见一颗人头被包裹在花丛之中。那颗人头的头顶破了个大洞,一些小虫子正在脑洞里津津有味地吸食着里面的血浆和脑髓。

“啊——”宁小萱吓得大叫一声,趔趔趄趄地后退着。

这时,那颗人头慢慢地仰了起来,面对着宁小萱。那是一张惨绝人寰的脸:脸皮被揭了下来,一对眼珠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砸烂了,浓稠的黑色血水夹杂着一些腐肉流出来,看上去既恶心又疹人。接着,那颗人头慢慢地飘起来,露出了它的身体。它的四肢弯曲着,整个身体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姿势。

宁小萱张开嘴想喊救命,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这时,那个鬼怪叫一声,猛地扑向宁小萱,拖着宁小萱就走。

宁小萱怎么也挣脱不开,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恐惧问: “鬼大哥,你、你抓我干什么呀?”

“哼,我抓你干什么?听完我的故事,你就会明白了!”那个鬼冷哼一声,幽幽地讲了起来:

我叫刘艺,生前是这所大学文秘系的学生。有一次,我在学校附近一家小型商场里买东西,正在结账的时候,一个暴力狂两手各拿着一根手臂粗细的铁管,冲进商场见东西就砸。

当时商场里的人都吓坏了,尖叫着逃了出去。倒霉的我没能逃出去,而被堵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那个暴力狂挥舞着铁管靠近我,然后将商场的玻璃窗砸碎了。两块碎玻璃迸射进他的眼睛,将他刺瞎了。暴力狂痛得直叫,巨痛让他变得更疯狂。他挥舞着铁管在商场里横冲直撞,最后推倒一个货柜,货柜朝他头顶压下去,他就那样被货柜压死了。

我第一次见到死人,心里直发毛,强撑着身体往外走。可当我经过那个暴力狂的旁边时,他露在货柜外的手突然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脚踝。我再也忍受不了,两眼一花晕了过去。

当我醒过来时,我已经被人送回学校,正在校医室里休养。我虽然受了不小的惊吓,但能活下来,心里还是觉得庆幸无比。

谁知好景不长,那个被货柜压死的暴力狂竟然变成鬼缠上了我。他死后依然暴力,拿着铁管每天晚上追着我打。它将我的脑袋敲出一个大洞,将我的眼珠子敲碎,将我的鼻子敲塌,又将我的四肢敲折……

呜呜,我就这样活活被它打死了。

暴力鬼

刘艺哭了好一会儿,才又愤愤地说: “那个暴力鬼不仅将我打死了,我死后变成鬼,还常常被它欺负。为什么、为什么我年纪轻轻的,遭遇却如此悲惨?我不要当弱者,我要变强。我要杀了你,增加我的戾气,然后打得那个暴力鬼魂飞魄散!”

刘艺说着,恶狠狠地掐住了宁小萱的脖子。

宁小萱拼命地挣扎,却无法挣脱刘艺那双钳子般的鬼手。呼吸不畅让她的大脑渐渐地昏沉起来,情急之下她脑海中灵光一闪,指着刘艺身后说: “那个暴力鬼找你来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