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的守候

高考临近,母亲突然来了。她站在树荫里冲着我微笑,我忙跑过去叫了一声“妈!”

妈妈点头,温柔地说:“闺女,妈妈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小公寓,晚上你就别回宿舍了,这样安静点,方便你复习。”

我差点高兴地叫起来,要知道宿舍里乱极了,背英语的背英语、看电影的看电影、煲电话粥的煲电话粥,想要静下心来复习比登天还难。

“妈妈!晚上我想吃炖牛肉。”我笑嘻嘻地搂住她的胳膊撒娇。

“好的!小馋猫。”妈妈捏着我的鼻子,她的手特别凉,冰得我浑身一颤。

“妈妈!你的手好凉呀!”我想伸手给她捂捂,妈妈却抽开手说:“妈妈没事!你先回学校,晚上放学我来接你。”

那晚我和妈妈住进了她租的小公寓里,房子不大,三十多平的样子,吃过了晚饭,我坐在桌子上复习功课,妈妈静静地坐在一旁,给我扇着扇子,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不时露出微笑。这微笑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她也是这样坐在一旁看我读书写字,偶尔指点我的错误,妈妈的脾气很好,从来不冲我发火,哪怕我犯了天大的错误。

可是这无形中给了我巨大的压力,我看着母亲沮丧地说:“妈妈!要是我考不上大学该怎么办?我没信心了。”

母亲拍了怕我的手,平静地说:“闺女,尽力会好,就把它当成一次普通的考试,别紧张,我相信我闺女是最棒的。”

我笑了,妈妈总能平复我的心,让我乱成一团的情绪,得到安慰。

“妈妈!谢谢你能来。”我扑进她的怀里,妈妈的怀抱有些凉,我忍不住说:“妈妈你冷吗?”

“不冷!”妈妈的微笑有些不自然。

“可你的身上很凉。”我用力地抱了抱她。

“没事的,你快学习吧!”妈妈困了。

“嗯!”我放开了母亲,瞧着她站起身来,走回卧室。

那晚我复习到了深,不知什么时候妈妈把一杯鲜奶放在了边上。

“还没睡呀?”妈妈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发。

“嗯!我想考好点,将来有个好工作,然后接妈妈来城里享福。”

妈妈笑了,灯光下她的笑容真美。

“好了!睡吧!”她拍了拍我的背。

我点点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困意袭来,我迷迷糊糊走近床边,一头栽倒在床上,恍惚间,见母亲为我盖上了被子,我是含着微笑睡着的。

眼看就差几天高考了,我一天比一天紧张,不再和母亲闲聊,把所以的时间都用在复习上,母亲没有半点不悦,她只是默默地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给我做我爱吃的饭菜,给我倒水,替我盖被子,全身心付出她的爱。

高考那天我没有让妈妈送我去考场,我怕紧张,她点头同意,临出门的时候,她突然落泪了,一把把我拉进怀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把我都哭乐了,我安慰她说:“妈妈!你放心,我不紧张,我一定能考好的。”

妈妈收起了眼泪,点点头,用她冰冷的手,细细地摸着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妈妈的脸好白,百得像纸。

终于,高考结束了,妈妈却突然不见了,我找遍了小公寓里里外外每个角落,她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拿起电话,打回老家,是爸爸接的电话,他哽咽着说:“闺女,你妈妈去世了。”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前几天妈妈还陪在我身边。“

”丫头,你妈妈是半个月前坐上去你哪儿的火车出的事,车脱轨了。你妈妈受了重伤,成了植物人,直到今天早上才断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