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夫

据我所知,苗疆的女子擅用蛊。她们美丽,却也因为这蛊,身上多了这许多的神秘。她们有的用蛊来捍卫爱情,也有的用蛊来保护家人,更有甚者用蛊来作为复仇的工具。当然,这些想法都是在遇到他之前。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大学的校园里,那时的我独自漫步在篮球场旁。是的,我独自一个人,我从来就没有从和刚的分手中走出来,即便是刚用那么恶毒的话狠狠地伤了我的心之后。这个篮球场是刚从前最爱来的地方,我为了能奠念逝去的爱情,每天都会来到这里。这是我独步这里的第七天了,如我所料,他还在这里。他帅气逼人,而又身材飘逸,仿佛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人们就很难忽略他的存在,当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也不知是自己想得太多,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自从我日日来这里之后,我总是能够碰到他的。他打球的样子很是从容,纵使输掉也是一脸的笑意,每次都玩到大汗淋漓才肯走出球场。当然,我们是不曾打过招呼的。每次当他从我身旁走过,我都是兀的低下头装着看手机的样子。就这样,我和他错过了一天又一天。

也许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梦,那梦里会有一个男子只为她来。我也不例外,我总认为我和与他当有交集。我失神的想着,竟也嗤嗤的笑出了声。“在笑什么,这样开心?”我不禁猛的抬头,竟对上他黑白分明的眼睛。他笑着看我,不再说话,也将他190的身高压低。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一切都太突然了……

他一点也不生分的拉起我的手,不由我分说的走到操场上,和我说了一些有的没的的话,竟一句话都没有容我问。但我也从他的话语中知道了一些信息:他叫圣,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因为住的地方和我的学校很近,便经常来这里打篮球。当然,这些日子他明显也注意到了我,那个孤单的身影。他竟也不觉得冒昧,直接道出我是否因为感情问题才踱步篮球场,我一时哑然。我们分开的时候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便无他话。只听到他若有若无的声音:“竟是她吗……”

回到寝室,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直想着圣的脸孔,总有一种顾盼生辉之感。没错,这是一种暧昧的滋味。这之后的日子,每天我们都要畅聊一番,有时也会一起出去吃吃饭看看电影,仿若真是情侣一般。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他仿佛是阳光一般,驱散着我失恋的阴影,我也越来越享受这种感觉。渐渐地,我习惯的不再想起刚这个名字,而“圣”的名字竟悄悄的印在了心里,我感觉圣也是这种感觉吧,我们谁也不说、心照不宣。

那一日,圣欢天喜地的来到我跟前,献宝一般的摊开双手,一条很漂亮的手链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些日子圣经常送我东西,所以我的脸上少了几分受宠若惊,多了些理所当然,但心里终究是甜美的。我接过手链带在手腕上,寻常一般,他静静的看着,脸上只是笑意。接下来的几天,我仍旧和圣密切的联系着,这种不温不火的关系,我们都很是受用。生活一日一日的流逝,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可是自己的身体——却变得不寻常。这几日,经常脸上是不明原因的痒,但是自己本就是敏感的肤质,所以开始也不曾关心,只是将自己常用的护肤品换了又换。有那么一段时间不是那么痒了,自觉可能是好了,可是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日清晨坐在镜子前,镜子里那张恐怖的面孔——脸上所有的皮都微微的浮起,但也能依稀看到有的地方皮肤已经爆裂。我害怕急了,生怕吵醒寝室室友。我慌慌张张的打电话给圣,是的,我能想起的只剩下圣了。圣接到我的电话,二话不说打的来到我寝室楼下。看到他的那一刻,我飞身向他,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仿佛要哭尽我的所有害怕和委屈。圣只是轻轻的抚着我的后背,淡淡的说着:“没关系的,可能只是一般的过敏,我去药房给你买药,你先到我家里呆着吧。不然让别人看到,恐怕会怕的吧。”我心里一阵感激,一方面感激圣的收留,更多的是他为我的考虑,我几乎没有考虑很多,就答应了圣的提议。圣把我带到他家,交代了几句就出去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