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录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理发现学校的监控摄像头变得多了起来,楼梯里,走廊里,甚至连路灯下都会有摄像头发着红色的光。小理只是觉得被监视一般的感觉不怎么好,但也没有怎么在意,直到那天飞溅的血液,痛苦的嘶吼,才让她明白被监视着的安全感。

随着摄像头增多后,学校里巡查的领导也多了起来,常常在走廊晾个衣服,都会有两个领导路过和你借过。小理心里默默想着或许是最近世道不太平,小偷小摸的人多了起来。自己也多了一个心眼,出门一定会好好查看宿舍的门窗是否都关紧了。

而奇怪的事情便发生在两周前,下课回宿舍推开门的时候,小理吃了一惊,宿舍的被子通通滚到地上扭成一团,互相交织,像一个巨大的肉瘤。小理顿时感觉不好,用力掰了掰窗户,依旧锁得很紧,不像被人撬开的样子。那么,是有人偷偷配了我们宿舍的钥匙吗?

小理不再胡思乱想,翻箱倒柜地仔细搜查了起来。接着她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了,宿舍的财物没有丢失,就连放在桌子上充电的手机也都尚在,难道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吗?小理默默地推理着。

里八点多的时候,宿友张悦外出兼职回来了,小理急忙劈头盖脸地问了她今天是否回来过,钥匙是不是丢失了,又或者钥匙曾经拿给什么人。张悦被她吓得接连退了好多步,勉强定下身来,想了想回道没有啊,钥匙还在她的包里好好的,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小理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给她听,听得张悦浑身汗毛直立。张悦性子急,急忙说道:不能这样下去,还是先把锁换了吧!免得日长梦多!

两人急忙联系了楼下的宿管阿姨,连夜换了锁。本以为事情会这样便结束了,但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端而已。当天夜里,小理睡到一半的时候,迷迷糊糊地便感到有人在扯她的被子。一次,两次,那人似乎不厌其烦地在拉扯着小理的被子。终于,小理被夜里寒冷的气温冻醒了过来,发现她的被子已经消失不见了。吓得她一身鸡皮疙瘩,怪叫一声,拉开了宿舍的灯。

突如其来的亮光令她很不适应,眯着眼睛将视线移向张悦的床上,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静静地坐在床上。没有一丝反应,躲在角落里似乎在轻微颤抖着。

小理吓得瘫倒在床上,背靠着墙壁瞪大了眼睛。血液仿佛在这一瞬间冷却下来了,时间也瞬间慢了下来,恐惧却在此刻疯长着。似乎下一刻,那女人便会发狂一般地扑向小理,露出隐藏在头发下的血迹斑斑的脸。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二人就这样默默对视了好久好久。女人似乎突然恢复了生气,抬起头望向小狸,那张熟悉的脸此刻充满了恐惧。是张悦!披头散发的女人竟是自己的宿友。

“你Tm干嘛啊!这样吓唬我有意思吗?很无聊诶你!”小理此刻再没有了恐惧,剩下的只有恼怒,张开口便骂了起来。

张悦听到她的谩骂声,心里却反而暖和了起来。站起身来便扑过来紧紧抱住小理,浑身颤抖得不停。

小理停下了声音,疑惑得看着倒在她怀里的张悦。轻声问到:“发生什么事情了呢?不怕,有我在呢!”

张悦的声音不住颤抖着,慢慢地说着:“今晚睡觉的时候我老觉得有人在拉我的被子,被惊醒了之后,我发现这不是错觉,真的有人在我的床边,不断地拉扯着我的被子。夜里太暗了,我没看清它的样子,我也不敢看它。我好害怕,好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理轻轻拍着张悦的背,自己也感觉到毛骨悚然,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坐在床上呢?”

“我不想再这样和它纠缠下去,我放开了被子,‘唰’地一声,我的被子立刻被抽掉了。好冷!但我不敢发出声音,我悄悄张开了眼睛,发现我的被子已经被拉到床下去了,而那个黑色的背影就坐在你的床头,默默地拉着你的被子……”张悦不敢再说下去了,抱着小理的手更加用力了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