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讲鬼

大学时期,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生活单调而无聊。有时候实在睡不着了,寝室的几位室友凑一起讲故事,爱情、浪漫、鬼的,只要能消磨时间,我们乐此不疲。

一日晚,无月,有风,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色,熄灯后,听着窗外闹人的风声我们四人谁也睡不着,“讲故事吧!”我下铺的柳儿提议。

“这样的夜晚不讲鬼故事真浪费了。”对面床铺的青艳轻笑,她的声音很奇怪不似以往,略带沙哑和低沉。

我好奇地问:“小艳!你嗓子咋了?”

“噢!我有些感冒……咳咳……”话没说完她咳嗽了两声,好像用咳嗽说明她真感冒了,我关切地说:“感冒了?怪不得嗓音怪怪的,那你吃药了吗?”

她没接我的话茬,而且低声说:“来来……我们还是讲鬼故事吧!”

“好吧!”青艳下铺的徐爱说:“我来讲。”

我们立刻屏住呼吸听她说:“今天我讲个真实的鬼故事,这事发生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大概记得那是我上二年级头一年,我奶奶病重住进了医院,住院不久就昏迷了,爸爸妈妈轮流陪床,我离不开妈妈,她去医院的时候我就吵着要去,开始妈妈不同意,我就又哭又闹,妈妈没办法就带我去医院住。

那晚我紧紧靠在妈妈怀里,可是还是睡不着。老是听见走廊里传来清脆的脚步声和隐隐的哭声,我害怕。妈妈搂着我拍着我的背说:“让你在家你偏不听,现在后悔了吧?”

我赶紧摇摇头说:“只要和妈妈在一起我就不怕。”说完我勇敢地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感觉身体被妈妈放在了床上,我不依地搂住妈妈,妈妈就不动了。

过了一会,一声轻响惊醒了我,我看见妈妈不见了,奶奶却站在床边看着我,眼睛里有泪水。我忽的一下站起来说:“奶奶你好了?那么咱们回家吧!这里好恐怖。”

奶奶摸着我的头说:“爱爱呀!奶奶不能回家了,让奶奶再好好看看你。”说完奶奶哭了。

而我被哭声惊醒,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就在我努力让自己清醒的时候,看见妈妈的跪在奶奶床前大哭,我吓得也哭了,妈妈见我哭,这才回过神来去给爸爸打电话,说奶奶不行了。

我坐在床边哭边盯着床上的奶奶,突然见奶奶坐了起来,她浑身像是透明的一样,站起来后她看了一眼,慢慢地走了,我急忙去追,嘴里叫着奶奶……奶奶……

妈妈被我的样子吓坏了,把我搂在怀里,也不敢哭,也不敢让我靠近奶奶的身体,事后妈妈问我那天看见了什么,我没敢说,就把这事一直埋在心里。”

徐爱的故事讲完了,屋里一阵沉默。

青艳咳嗽了两声说:“我讲,也讲个真实的,不过你们别害怕才好。”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冷飕飕的,甚至拉了拉被子。柳儿兴趣正浓的说:“艳!快讲呀!”

青艳沙哑着声音说道:“有个贫困山区考上大学的女孩,她从走出山沟才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是这么繁华美丽。她在感叹之余,又发现自己的穷酸简直融入不了这繁华的都市,她拽着自己曾认为最美的衣服,现在她感觉到这件衣服给她带来的只有羞耻。

为了改善生活,让自己看上去像这个都市的一份子,她在上学之余,想找一份兼职。

一位老乡给了她帮助,让她去一个地方应聘,她去了,七扭八歪的找到了那个地方,她才知道要应聘的地方竟然是家酒吧,里面坐着三五个只穿乳罩和三角裤衩的女人,她们嘲笑地打量着她,而她却满脸羞红的不敢看她们的眼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