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打鬼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电脑刚刚普及。那时候一个宿舍里要是有个电视就很奢侈了。我们老八,曾经把家里的dVd搬去。我们当然都很高兴,一起去租盘。当然,这里面唯独没有老六。

老六是学生会的干部,他的工作风格在上学期间就奠定了:墨迹。所以白天一般看不见他。

租什么盘呢?那时候年幼无知,老三挑了一个:色中饿鬼。我们觉得一定很刺激。就是他了。回去一看,原来是山村老尸1(色中饿鬼是山村老尸系列的2,老板装错了)都看过,侮辱老三一通之后,大家决定回去换。这时候隔壁宿舍的大个推门进来。

大个今天过生日,请酒。没想到一问,居然这一条楼道,4个人今天过生日。我说你这生日真俗啊。差不多一个楼道的人都认识,于是一起哄,一块去吧。学校门口的小川菜馆,就被我们50多人包了。

正在出发前,老六回来了。大个请酒他可不能去。前一天因为踢球,大个把老六给打了。怎么办呢?我们一商量,给他放盘吧。

山村老尸,我知道老六准没看过。老六看片是有原则的:绝对不看恐怖片。他要是看两眼关了机,那岂不是辜负了我们一番好意。 不搞恶作剧的男生,那一定是不能嫁的男生。我们几个用跳绳把老六绑在床上。老六不在乎,以前也这么逗过,他以为就是我们吃饭不带他去呢。绑好,开机,走人。

这里交代一下。在几排楼的最后一排,全是男生。我们住二楼,半层住人,半层空着,当中用一个防盗门挡上了。一楼主要是大厅,除了大爷只有3个宿舍和一个小卖部。那三个宿舍都喜欢玩音乐,晚上常不在。三楼没人。

等我们半醉眼迷离的回来。看见老六的眼神比我们还迷离。死盯着变成蓝色的屏幕。我们当时觉得不对劲了,但是全高了,解开老六就去睡觉。

第二天开始,老六死活不下床。不下不下吧,反正老六也常翘课。但是他一直脸色苍白,嘀嘀咕咕,光冲着下铺的老大和对头的老四小声说 :“带你走,带你走。”跟上了发条似的。让人受不了。我们忍了他一天,到了晚上熄灯,老六更兴奋了。“带你走”了一夜,我们谁也没睡好。更倒霉的事,第二天大爷查房,我们因为一夜没睡,一个没掩饰好,让大爷发现老六的不对头了。

大爷平时对我们很不错。他问起来,我们不能骗他。他老人家一听就急了,说你们几个孩子真不知道轻重,学校是开玩笑的地方吗?看来老六是鬼上身了。我们都不信,看盘看到鬼上身?太刺激了吧。大爷不管,一天。叫我们通知他家长。立刻找人给他驱邪。不然他就得报告学校了。(故事大全首发:)

我们很郁闷,通知家长,没他家电话。除非找学校要,那事情不就闹大了吗!给他驱邪。我们每人生活费每月将将够,哪凑的出钱来。学校一知道,顶轻每人一个处分。主谋我和老三还不定怎么样呢。越想越烦。

这就够烦了,熄了灯,老六和昨夜一样,又开始大力的:“带你走”了。我是越看越有气,上去抽他。我一动手,老三也找到发泄对象了。一块抽他。我们正抽得好,老六忽然会说别的了:“走了,走了。”我们不管,继续。老六又动用新词汇了:“为嘛?怎么了?”

疑问句?我停下手拦住老三:“你说呢。”老六愣了一会,看我们又要上来,大骂,说你们这群家伙,把我一个人扔在屋里看鬼片,还打人,你们有完吗。我们一听,这话正常啊。又问了他点别的,老六坚称现在是大个过生日的日子。我们懒得理他,反正好了就行。

第二天,早早的大爷就来看我们通知他家没有。及至看到老六好了,啧啧称奇。我们把治疗的办法一说。大爷无语的去了。不过以后,他看我和老三的眼神,总是那么肃然起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