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之尸毒

刚入冬,一股寒流就突然袭来,刺骨的风夹杂着大雪肆无忌惮地吹着,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在茫茫的风雪中渐渐隐没了行踪。

正准备出门散步的我推开门后,一阵风雪毫不留情地猛然吹向我,令得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打了一个冷颤,我连忙退了回去。脱掉外套,这样的天气我只能放弃散步。

刚替自己倒了杯热茶,门铃就响了,我打开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站在了我的面前,他的脸色看上去很怪,像是麻木又像是呆滞,双手紧张地放在胸前,更奇怪的是他只带着一只手套,一直非常肥大的手套。

“你好!你找谁?”我淡淡地问。

“你……你好!我找苏牧。”他紧张地回答。

我则皱眉,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眼,实在不知道我还认识这号人物,“我就是。”我如此回答,却没有让开让他进屋的意思。

“这个……我……”他惊讶地打量了我一眼,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年轻,犹豫了一下,他突然伸出了自己的手说:“我想请你看看我的手。”

我惊讶地看了一眼,他手上戴着手套,我能看见什么?

“我能进去吗?”他紧张地问我。

“噢!请吧!”虽然我很不情愿,还是把他让进了屋。

他坐在沙发上,同样的不安,犹豫地看了我一眼,最后拿下了他的手套。

看见他手的瞬间,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那只手肿胀的非常厉害,手上的血管像一条条青紫的虫子紧贴在皮肤上,看上去像一只打足气的皮球,随时都有可能爆裂。

“你应该找医生。”我皱着眉说道。

“看过了,没办法,手还在膨胀,我害怕那天这手会突然爆了。”他沮丧地回答。

“那么我不明白,我能帮你什么?”我抱着肩膀看着他,随时打算送客。

“你舅舅……他告诉我你遇见过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有可能会帮助我,所以我才来的。”他看上去有些绝望,语气很疲惫。

又是舅舅,他还真会给我找活干。

“好吧!先说说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我淡淡地问。

“你愿意帮我?”他似乎看到看希望,人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坐!说说看。”我没有直接说会帮他,因为我还不知道的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好吧!我先说说我的职业,我叫张柏坡,是火葬场的一名工人,主管焚化死人。这活不好干,也没人愿意干,但是我不怕,人生死不过就是那么回事,人都死了还怕啥呀。

那是一天早上,我一上班就接了一个要马上焚化的死人,是个女人,长得挺漂亮,我推她进去的时候,突然看见她的手上有一枚钻戒,我当时起了贪婪之心,快速地伸手去拽她手上的戒指,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力都撸不下来,没办法我只好找东西割下了她的这节手指,然后把尸体推了火化炉。

这一下戒指很轻松就被我拽了下来,拽下了戒指,我打开在火化炉。正要把那节手指扔进去的时候,猛然看见火化炉里的尸体正坐在火海里愤怒地盯着我,我被吓得尖叫一声,手下意识地挥了一下,想把手中的断指扔了进去,谁知那节断指不知怎么就粘在了我的手上,让我怎么甩也甩不掉,我被吓坏了,手竟然伸向了焚化炉里,里面的火焰一下子就烧到了我的手,那节手指就在这时融化掉了,希希黏稠的东西继续粘在我的手掌上,没多久我的手掌就开始肿胀,如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说完小心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期待我能安慰他一句。

“那枚戒指在哪?”我问。

“戒指……”他的脸有些涨红,用那只好手在裤兜里一阵翻腾,最后拿出了一枚钻戒递给了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