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病房

“啊!”一声满含恐惧的男人惊叫声在寂静黑暗的病房中响起。“呼呼呼~”随后是男人粗重的呼吸声,睡在隔壁病床的病患重重的翻了一个身。床板吱吱呀呀的响了一声随后归于寂静。半响,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清瘦的轮廓在黑暗中显现出来,借着微弱的月光,男人床尾的床架上挂着的牌子上隐隐约约的看到‘陈奇’两个字。

‘又是这个梦,住院住了三天,每天晚上都重复着同一个梦。’陈奇疲惫的用左手抹了一把满是冷汗的额头,又拽了拽被汗水紧贴着皮肤的病服。然后躺下身,盖上被子,小心的将点滴的管子弄顺后放在一边。准备继续睡觉。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隔壁病房突然传来了笑声,在晚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诡异。‘真是的,这么晚了干什么呢,这么吵!’刚刚闭上眼睛的陈奇在心里抱怨着,不耐烦的将被子盖过了头顶。‘过会儿,他们累了应该就不吵了,都这么晚了。’陈奇想。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大约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隔壁病房的笑声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大声了,声音穿过陈奇的被子进入了陈奇脑中,在陈奇脑中回荡着。

“啊啊啊!”陈奇愤怒的低吼一声掀开了被子,坐起来按了下病床边的呼叫服务按钮,按了一遍没反应,陈奇不耐烦的接连按了好几次依然没有反应。诡异的笑声越来越大声,敲击着陈奇的耳膜,引起阵阵耳鸣。陈奇一把拽掉的点滴的针头,快步走到病房门口拉开门,临走时瞥了一眼隔壁床依旧睡的沉稳的病患不觉心中有些奇怪,怎么这么大的声音都没醒。陈奇想了想只当是他睡得死,随后关上了病房,没有房门的阻隔,隔壁病房的声音也越大越清楚了。他快步走到了隔壁病房的门口,微弱的月光照到门前,透过月光门上的门牌印着314的号码。病房的门有些破旧,门把上厚厚的铁锈透露了它的岁月。‘奇怪,别的病房门都是崭新的,为什么只有这一间病房的门这么破旧。’陈奇想着打算敲敲病房的门,提醒一下里面没有礼貌的病人,已经严重影响了其他病人的休息。

“喂!”突然一声不含一丝感情的女性声音在陈奇耳后响起。“啊。”陈奇被吓的惊呼一声。被折起的袖管下泛起一片鸡皮疙瘩。他朝后看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护士服的女护士站在他的身后。月光的映衬下她白色的护士服透着一股子森冷,她的脸正好背光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依稀看到一个轮廓。

“深更半夜不在病房休息,为什么跑出来!”依旧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

“3,314病房太吵了,我~”“不要靠近314病房。”护士没等陈奇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随后她似乎看了一眼314的病房门口,然后便转身走了,步伐有些轻忽但是转眼便消失在了黑暗的走廊中。陈奇看了一眼护士消失的走廊,又看了一眼314的病房门口,笑声依旧不绝于耳,护士的话也在陈奇心中回响,他有些犹豫到底还要不要敲门,就在这时,诡异的笑声却突然变成了凄厉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有男人的,有女人的,甚至还有小孩的哭叫。陈奇的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他转身正准备回自己的病房时。突然314又静了下来,安静到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陈奇的幻听。随后吱呀一声,314的病房门口开了一条缝。陈奇透过那条缝看到的是无边的黑暗,那黑暗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推动他打开了314的房门。他走进病房看到的是一个锈迹斑斑巨大的手术台在正中央,然后是坏掉的手术灯,满是灰尘的消毒柜,生锈的小推车和上面崭新的手术用具。而且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一个人!!!那刚才的声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