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诺言

这件奇事是我同事琳告诉我的。我们正在研究的课题与这类事件有关。

这是在大连某医院发生的事情,ZF最终还是决定把事情瞒了下来,应该还是不想给这个社会造成太大的混乱。琳到达医院的时候,女人已经死了,但医生和护士们的脸上却全是热泪,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伏在她身上哭泣的男人。

事情发生在2009年的6月27日凌晨,那天晚上下着暴雨,医院也进入了工作相对轻闲的阶段。天上的炸雷一个接着一个,暴雨滂沱。值班的护士本来就害怕这种天气,加上又是晚上,她几乎不敢看值班室的外面。

突然值班室的玻璃窗被人猛烈地敲了起来,抬头一看,玻璃上竟全是血。一个闪电掠过,透过血的后面,一个没有头的女人站在外面,疯了似的敲打着玻璃窗。这护士当时就被吓傻了,以为是遇到了女鬼或是什么的。

她赶快打电话给同样正在值班的院长,院长下楼后也被吓坏了,医院的大堂里,竟然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无头女人。

这女人左手提着一个盛衣袋,袋口被死死地握着,血顺着左手流淌下来,滑过袋子,一直滴到地面上。右手则急促地敲打着值班室的玻璃窗。仿佛感知到了院长的出现,那无头女人竟然缓缓地转过身来,蹒跚地往院长这边走了过来。

院长同样被吓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又一个炸雷,那无头女人竟然扑了过来,直接扑到了院长的身上。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院长看到这女人的头显然是被什么东西轧掉的,脊椎骨神经血管清晰可见,虽然流了不少血,但却没有主动脉破裂后的血喷,在颈部左右的动脉窦地方的血管竟然自行闭合了,在这一刻,院长大惊,她竟然听到了这女人的心跳声!

女人的左手紧握着盛衣袋,右手则死死地掐着院长的胳膊,身体一抖一抖的,似乎要表达什么。

院长颤抖着说:“你想要我做什么?”

这么说着她就后悔了,一个没有头的女人是如何能听到自己说的话呢。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她永生难忘。

脊椎骨外面,那根白色的气管上竟然被喷出了几个血泡来,那女人似乎深吸了一口气。在这一刻气管竟然闭合了,随后一阵气流从气管中喷射而出,血喷了院长一脸,竟然有声音传了出来,是“啵”的一声。

院长不解,停了一会儿,那无头女人竟然又重复了一次这个动作,紧紧抓住院长胳膊的右手松开了,指着自己的肚子。

原来她想说的是“宝宝”这两个字!

院长这时候才发现,这个无头女人的肚子圆滚滚的,有血和水从双腿间流出来,那竟然是个孕妇,看起来怀孕至少8个月了!

无论眼前的事情是否夸张到超出了人类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外,但院长在确认了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之后,赶忙召集了医院中所有的相关医护人员,立刻对女人的生产进行检查。

产房里,医护人员们发现这女人除了没有头之外,浑身上下多处擦伤,胸部似乎也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挤压,肺部严重被破坏。没人能够猜测出来她究竟是用怎样的方式来呼吸的。

孩子的半个脑袋已经探出来了,不是正常的生产,显然是被挤压出来的。

这个没有头的女人竟然能听到院长的对话,当讨论是否放弃孩子专心抢救母亲本身,看看能否创造出一个医学史上的奇迹的时候,那女人竟用气管再一次发出了声音,这一次的声音是“噗,噗”。

院长决定立刻进行剖腹产手术,不用麻药,不用输液,不用输血,因为这样会浪费时间。

孩子的父亲赶来的时候,儿子已经平安降生了,母亲竟然仍然活着。令院长震惊的是,剖腹产的伤口竟然也没有多少血流出来,被剪刀撕裂的器官仍然在不自然地蠕动着,只是没有流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