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透视的心灵

我一直告诉自己,我是个医生,要相信科学。但实际,我经历过的那件事情,很难同科学联系起来。就算是我学的是心理科,也无法解释。

那个时候,我刚毕业分到医院不到一个月,那家医院之前没有心理门诊,精神科也是刚刚组建,我是这个医院第一批招进来的心理医护人员。

主管心理科的是个心理学女博士,大概35岁左右,依然单身,已经是副教授级别,我就当她的助手。她十分精通我认为很神秘的催眠,我也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经常向她请教。

实际上催眠没有那么神秘,只不过是一种和潜意识沟通的手段。我开始向我的这个师姐请教的时候,她还是十分愿意指导我的,我们没事的时候总在一起聊天,因此知道了这方面的许多知识。

有一天,心理科来了一个十分奇怪的病人,他一进来就说自己睡眠不好,经常做噩梦。

类似这种患者,我们都会经常碰到,一般都是因为生活压力大,心理负担了过多的东西导致的。如果正确地疏导情绪,这种症状就会减轻,直至正常。

而眼前的这个人,明显是心里背负了许多东西,他说,总觉得有人要害他和他的妻子,他说自己最近经常反复地做一个梦,在梦里,他看见自己一觉醒来之后,妻子在客厅里被人杀害了。

他这是有轻度的妄想症,很常见,可能是因为心里没有安全感吧,社会在做加速度的时候,很少有人会正常地活着,表面上看大街上的人都没事,实际上人都有心理暗疾。

我的师姐给他做催眠,他终于安静下来,在一种放松的状态里,他把被害的场景全部说了出来。

我感到他好像是在说一部小说一样,他把妄想中妻子被害的场景说得逼真无比,甚至妻子被害时躺在沙发上的姿式,绑在她身上的绳子缠绕方式,身上被砍了几刀,这几刀分别砍在哪个部位,全都描述得清晰无比。

在他的潜意识里,一直强调这个梦是真的。

我和师姐建议他去看一下精神病科,他不肯,说自己现在好多了,然后就回去了。之后,他再也没有在我们医院的心理门诊出现过。

直到三个月后,我在当地的法制报上看到了一起杀人案,报纸上刊登的那张照片的脸虽然被打上了黑条,但我却感觉这场景很熟悉,反复回忆之后,我终于想起了以前来这里做心里咨询的那个人,这个场景分明就是他描述的样子。

难道死的这个人是他的妻子吗?

我和师姐看这条新闻的时候,都面面相觑,师姐说,只是巧合吧。

但是,第二天,那个人便再度出现在了我们的心理门诊室中,他还没等坐下来就哭:“怎么可能跟我梦里的事情一模一样,早知道会是真的,我就不让她一个人在家里……”

这个时候,任何多余的话他都听不进去。我和师姐只能静坐在那里,听他倾诉,等他把话说完。

我心里不停地打鼓,望向师姐,师姐也在看我,我知道我们彼此心照不宣,都在怀疑这个人可能有梦游症,或许他是在梦游中杀害了自己的妻子。不然世界怎么可能有这样巧合的事,除非他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但他接下来的话又让我和师姐震惊了,他说自己又做梦了,他梦见了自己的妻子,妻子跟他不停地重复着一个名字,这个人是妻子乡下的一个亲戚,他也见过的,他说妻子在梦里告诉他,是这个亲戚杀害了她。

他说,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妄想,他以前一直对这个亲戚印象不佳,他怕自己因为妻子的死而把仇恨转嫁到别人身上。

没想到,他的自我精神控制力这么强,一个自我精神力控制如此强的人,怎么可能经常做这些怪梦呢?

尽管我和师姐怀疑他自己杀了妻子,但我们还是为他做了一次催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