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尽头的那扇门

这件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13岁的一天里,我头痛发作。我向来有偏头痛的毛病,可是这一次,却痛到撞墙。爸爸只好连背着我跑去医院看急诊。

那是家部队医院医院的门诊楼有些破旧,走廊很长。到处闪烁着灯光,医院的灯光会说话,可此时灯光安静得鸦雀无声。只听见爸爸背着我的脚步,嗒嗒嗒很急促。

大夫的模样,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大概三十岁出头,很严肃。扒眼睛,摸脑袋,测体温。之后,他在纸上画了一堆符号,让爸爸去药房取药。

因为已经是后半了,爸爸去拿药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坐在绿色的破旧的走廊里等。爸爸不放心地回头看我两眼,说坐好了,我一会儿就回来,没事的。

我心里很害怕。爸爸走后,走廊更加安静了。虽然到处都有灯光,但那种阴森更加让人难受。

怕什么来什么。突然,我听见脚步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走廊的一侧走来,我顿时紧张起来,恐怖片里,鬼通常偏好白色的衣服,还会扮成医生害人。走廊很长,他走了大约两三分钟才跟我擦肩而过,他身上发着冷气,擦过我,径直走到走廊尽头,一扇对开的门里。我笑自己大惊小怪,神经过敏。

过了一会儿,爸爸仍然不见过来。我开始不安,可是又不敢到处走动。正在这时,走廊的一端又出现两个并排的女护士,戴着口罩,也一路缓缓走来。我有种感觉,女护士更加可怕,她们一定是来带我走的!

可是我的脚已经不听使唤了,口中的“爸爸”也发不出声音。只能任由她们向我靠近!可是,她们仿佛根本看不到我,目视前方。她们走路的时候居然没有发出一点的声响,仿佛是飘过去的一样。

这时,四个护士推着一个病人,担架上蒙着白色的布单,是死人吗?我一边告诉自己不要看,一边忍不住看过去,一个枯瘦的老太太,经过我的时候,老太太好像突然之间看到了我,她动了动手指,接着,一样的过程,他们也进了那扇门。

我死死盯着那扇诡异的门,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想看个究竟。正在这时,嘭的一下,不可思议的,我的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失去了重心,摔倒了。眼前一片黑。我下意识地伸手抓了一下。摸到我的面前,居然是面镜子!

醒来的时候,我在打吊瓶,爸爸陪了我一

他说,取药回来的时候见我睡在椅子下面。我说,我看见人走进大镜子。护士听到我说的话,笑着说,你在做梦吧,那面大镜子上个礼拜就搬走了。搬走了?我分明看到那面镜子上还有红字写着,某某人士赠送。那是以前的军区首长送的。他过世以后,他的夫人要求撤走那面镜子。护士说。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头疼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