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课的梦魇(3)

“我告辞了,多年以来,我一直被一个噩梦缠绕着,梦见自己被人甩解毒刀划开皮肤也许这跟我自杀的孪生姐姐有关,几年前,你曾用刀解剖过她的尸体。命运就这么凑巧,偏偏让你我相爱。可我忘不掉可怜的姐姐,经常设想有一天,也能像你解剖姐姐尸体一样解剖你,让你也尝尝人被解剖时是什么滋味,那天你醉酒后我差点就这样干了……我知道这样长久下去不行,所以走了,你也别采找我,就让我们静静地忘掉过去吧。”

我把这事说给一位心理医生听,他说这是一种强迫症的表现,一般多见于心灵受过创伤的人。从这天起,我再也没见过税雪,以至于我不止一次地想,也许真正的税雪从来就不曾存在,她只是我的一个梦魇而已。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