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奇事

“咣当”一声巨响,惊得伏案沉睡的仨年轻医生浑身颤抖失魂落魄。一股冷飕飕的刺骨寒风钻入值班室,几个人不禁裹紧大衣。

脾气暴躁的张医生骂道:“娘的,大半的刮哪门子风!”说着,疾步关严窗户。

此刻,仨人睡意全无,为了驱除寂寞,张医生提议每个人讲一个发生在医院里的离奇故事,评出最堪称奇的故事,其演讲者次日由另外俩人请客以示奖励。身旁的王医生和林医生点头应吮。

1、半寻子

首先讲故事的是张医生,只见他危襟正坐,讲起了十年前亲历的怪事儿。

那时,他刚踏出校门,在一家县级小医院实习。当晚医院本来安排他跟一位老医生一起值班,可巧的是老医生临时有事,值班的任务毋庸置疑就落在他一人身上。毕竟年少气盛无所畏惧,其暗自筹思,不就在医院守一嘛,没啥大不了的。于是,紧关门窗,斜靠着椅子打起了盹,不久便鼾声如雷。

睡梦中,走廊里隐隐约约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悲泣声,并且越来越近越来越凄惨。张医生的心不禁咯噔一下,惊醒了。可侧耳再仔细听听,四周如迅速退潮后的海水般寂静,无半点响动。一定是个梦,他暗自琢磨。虽这么想,可心里仍发毛。

就在这时,门突然“吱呀”一声自动开了——一位二十多岁头发蓬松的女子飘然而进,稳稳地坐在他对面,目光呆滞面目狰狞。

张医生满额的汗水遮掩不了内心的恐惧,不过还是壮着胆问:“你——哪病房的?”

女人掩面而泣声如鬼嚎:“302,儿子没了,儿子没了……”女子如此反复说着,听着瘆人。

张医生心里犯起了嘀咕,啥儿子?抬头正要问个究竟,那女子竟又悄无声息地神秘消失了。

他下意识地迅速跨到门前,狠劲关上门,又加紧锁扣,这才长长舒口气。这时,他已无半点睡意,两眼紧紧盯着屋门,直到次日早晨同事小刘换班。

临走时,满面疑惑的张医生向小刘打听起302房间的病人。小刘环顾四周后,极其神秘地附在他耳旁说:“那屋早不住人了——闹鬼。半年前有个女子在那屋产个男婴,可婴儿却在婴儿室莫名奇妙的丢了。女子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跳楼自杀了。”

张医生的故事讲完了,王、林二位医生拍手称奇,同时也对年轻母亲的不幸遭遇深感同情。然而导致这种匪人所思事件的源头——那所医院,不该反思吗?保护婴儿安全是医务人员义不容辞的职责,竟然出现如此骇人听闻的事件,怎不让人心寒呢?联想到当今的医院,几位医生又是一阵哎声叹气。

林医生咳了几声,打断了大伙的沉思,接着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2、跪地求医

那时侯,他还在乡里的一家私人诊所上班。一天傍晚,一位神色匆忙衣衫褴褛的农家婆婆闯进诊所,迅速环顾四周,独见林大夫一人伏案填写病历,便奔过去。“扑通”一声,老人重重地跪在了林大夫面前,然后失声痛哭说:“求你救救我儿吧……”

见状,林医生显得惊慌失措,一把扶起老人,询问缘由。

原来老人是为双腿残疾的儿子跪地求医的,将近三天,老人的儿子高烧不退,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老人守着病塌上痛苦呻吟的儿子心如刀割,托邻居照顾儿子,自己崴着小脚奔到十里外的诊所请医生。

林医生听得双眼泛红,心里酸酸的。就在这时,院长哼着小曲跨入门槛,看到老人后,突然紧蹙双眉,似乎明白了什么,阴阳怪调地说:“哦——又是你。还医疗费的吧?”

老人窘得面红耳赤,像一个犯错误的孩子般沉下头。稍许,她摸摸索索从粗布兜里掏出一个鼓囊囊的旧手绢。“哗”地一声脆响,手绢里的零钱零星地散落在桌上。院长不屑地瞟了一眼桌上那些磨损的、褶皱的碎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