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身

有个远房亲戚,论辈分我应该管她叫表姨,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人长得很秀气,脾气特好,柔弱的都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平时讲话温柔到了极致,声音低的像蚊子哼哼,与她对谈都得屏住呼吸,否则很容易会听不清= =|

以前听姥姥零星讲过她的事,说是身子骨太虚,打小就经常招邪祟,所以家里人对她保护的很周全。可我见过她很多次,觉得她工作家庭都很如意,并未有什么特别。

前阵子医院转来了一名重伤患者,说是某煤矿的工人,在井下作业时受了意外。那人实在伤的太重,来的途中便停了呼吸,到这里又按部就班的紧急抢救了好久,还是没能让他睁开眼!

随行来的只有几名工友和一个矿里的小干事,说要等他家人来了才把尸体运走,便寄放在停尸间了。我刚要下班,就见表姨急急忙忙的来到了医院,一问才知道,原来刚刚去世的那名工人竟是她夫家的侄子。

丈夫出差不在家,乡下的亲戚要次日才能赶来,所以表姨只得先来医院处理一下相关手续。到这才得知人已经没了,她显得很伤心,抹了半天眼泪后,提出要去看看尸体。

因为是外伤致死的,所以人已经有些变形了,她担心侄子家里人来了看见难过,便想去稍微清洗一下。我一直当她是个很胆小的女人,没想到这种时候她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也不禁有些佩服她的坚强和善良,于是就答应陪她前去。

帮忙打了盆热水,端过去的时候见她已经掀开白布了,尸体上布满了斑驳的血渍还有煤灰,看起来分外狰狞。虽然见惯了尸体,可眼前这人毕竟和自己也算是有些拐弯抹角的的联系,我也有些不好受,只默默在跟前打着下手。

随行来的几个工友本来蹲在外面吸烟,见表姨先动手收拾起来,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也都讪讪的挤进来了。原本阴森的停尸间里,忽然进了这么多生人,气氛倒也温馨不少。

谁也没有说话,都静静在站在那里看着表姨轻轻擦拭着,渐渐地,尸体的脸庞清晰起来,以至于我看着还有些眼熟,莫不是从前见过?我脑中一闪,他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纪,听说家里还有个怀孕的妻子,日子应该过得很辛苦吧,不然谁也不会选择去当中国煤矿的下井工人的……

我正失神呢,忽然听见身旁有人咦了一下,抬眼望去,猛然便看见表姨不对劲了——她手里的毛巾越攥越紧,整张脸惨白,连身体都在高频率的颤抖起来了!

我赶紧上去一把扶住她:“怎么了?”

她仿佛压根听不见我的话,只是猛烈的抖着,站在一旁的我都可以听见她的牙关在咯咯作响。我心中一紧,生怕她是癫痫犯了,可看着又实在不像,她周身的肌肉并未紧绷,而且仅仅是抖动而不是抽搐,更重要的是,她看起来仍然神志清醒!

来不及细想,我正要招呼那些工人出去叫人时,她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都欺负我们家啊!全都看不起我们啊!统统都是啊……”声音又尖又利,刺得人耳膜发胀!

我一下子愣住了,那些工人也都吓得贴在墙边挤做一团,虽然心里直觉不可能是什么鬼神之事,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躺在那的尸体,是他附身了?这也太扯淡了吧!

以前曾不止一次的听人说过有关附身啊还魂啊之类的故事,甚至有些半仙还以此为业,专门经营这个。可故事里那些无一例外都是说被附之人言行举止全被颠覆了,从声音到语气会彻底变成别人,但是表姨却不是这样的,即便是刚刚那个响彻云霄的大嗓门,也可以听出确实是她自己的,只是以往我从未见识过罢了。

总不会是她在装疯卖傻吧?我暗忖道。手却慢慢放开了,想见见她到底在做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