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床病历

天黑以后,莫凡按时来到医院交接班,他是脑外科的一名医生。在各个床位看了一圈以后,他来到医生办公室,开始写病历,写着写着就有点儿犯困了,于是趴在桌上休息了一会儿。朦朦胧胧中,他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之后有人把东西放在了桌上,然后又离开了。他认为是值班护士小艺送东西来,很快熟睡了过去。

当莫凡再次醒来的时候,小艺正站在旁边盯着他,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莫凡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干吗一声不吭地站在这里!”小艺颤颤巍巍地指着桌上,莫凡往那儿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桌上多了一本病历,上面写着“44”,那数字红得似乎要冒出血来。莫凡走过去翻开一看,里面竟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写,于是问小艺:“是你放这里的?”

“不是的,44床已经多少天没有人住了,之前有病人住在同一个病房,都说晚上会闹鬼,吓得出院了,我刚才看到有东西从你的办公室出来,一眨眼就不见了,我害怕……”小艺都不敢往下说了。

莫凡赶紧打断了小艺的话:“赶紧换吊水去,这些东西你都相信,我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小艺走了之后,莫凡还是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于是一个人来到走廊的最里面,44床就在这个角落的房间里。

屋里面一片漆黑,莫凡慢慢推开门,摸着墙上的开关,“啪”的一声,灯亮了,一个黑影倏地蹿进了卫生间。莫凡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他想揭开这个谜底,或许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莫凡慢慢地靠近卫生间,身上的血液不住地往脑袋里涌。他轻轻推开卫生间的门,一双脚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顺着脚慢慢向下看去,是个倒立的家伙裹着床单,竟然看不清脸庞,莫凡“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莫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值班室了,小艺正站在他的旁边,说:“你刚才晕倒在病房里了,我听见叫声跑过去找到了你,又找人把你抬了过来。”

莫凡听完以后,一片茫然,然后脑海里不住地闪现刚才的那一幕,他怀疑是自己最近夜班比较多,产生了什么幻觉。

第二天一大早,莫凡就跑到医院档案室,请工作人员帮忙找出脑外科44床的病历。但是得到的答复却让他大吃一惊,44床的病历已经被公安局封存,没有特别准许不能看。

晚上,在值班室里,莫凡早早就关灯睡觉了。因为这两天比较忙,他把之前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刚睡下没多久,他被一阵冷风吹醒了,坐起身一看,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他记得晚上睡觉之前明明已经关好了。

突然,莫凡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儿,打了个冷战,他迅速地向四周扫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这才松了口气。

猛地,床边伸出一只手,那只手还举着一本病历,铝合金的夹子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阴森恐怖,而那血红的“44”更是让莫凡倒抽一口冷气,他瞪大了双眼,往后挪了几下。

一个声音幽幽地说:“只有你能帮我啊!”(鬼怪吧:http:///转载请保留!)

莫凡的手心里早已捏出了汗,他结结巴巴地问:“你,你说什么?”

那个空洞的声音继续说:“你得了选择性失忆症,你只有想起看到的事情,才能给我作证,才能帮我啊。”

听了这番话,莫凡有点儿迷糊了,选择性失忆症,自己竟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一个黑影从他眼前飘了出去,丢下了44床的病历。莫凡一头钻进了被窝,气都不敢喘。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莫凡想起在警局工作的同学,赶紧打电话,让同学帮忙查找一下关于医院这个病人的材料。很快,老同学回了电话,病历被封存的病人叫白利民,是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因为醉酒出了车祸,送到医院抢救,几天之后,还是没有抢救过来。交警部门觉得这起事故有些可疑的地方,于是就移交给公安部门,但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材料,所以这件事情一直搁置着。莫凡把同学告诉自己的事情仔细回想了一下,并没有想起什么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