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实习生

云海医院新来了一批中医药大学的实习生,清一色的女子。

刘娜是这批实习生中的一个,长相一般,她被分到了医院的药房实习,每天所做的事情不过是站在药剂师的边上,看看这药的名字,瞅瞅那药的功用。对于一心想要在门诊科室收获诊疗经验的刘娜来说,这显然索然无味。她想过去找同学们,可是最近似乎都没有见着这些人。“哼,都在科室里爽死了吧。”刘娜有些嫉妒。

这一日,趁着药房张主任出去解手的机会,刘娜翻看起桌上的工作日志来。只见纸上密密麻麻的药品名称和备注,教人看得眼花缭乱。这时,本子中夹着的一张纸引起了刘娜的注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打开纸条,上面写的是一些药品的名称,后面紧跟着一些姓名和数字……这不是我的同学们的名字么,刘娜有些不解:她们打麻药干嘛……

“在看什么呢,小刘?”一只厚重的大手拍在刘娜的肩膀上,她有意无意地重重干咳了一下,说道:“没、没什么,主任,你的字真好看。”

等到刘娜说完话慢慢会转过头,却发现身后没人。当她想要寻找主任的时候,主任从里间推门出来,手上捧了个杯子,说道:“小刘,你来一下。”

刘娜从药房出来,手里捧着一沓资料,心里嘀咕:不就是翻看了下日志吗,怎么还把我支走了呢?她走在路上,脑海里还回放着刚才在药房里的场景。张主任把刘娜叫到里间办公室,双手捂着茶杯,对刘娜说道:“小刘啊,老呆在药房感觉怎样?很闷吧。”刘娜说道:“也还好。”“给你个任务!”张主任从抽屉里拿出一沓资料,说道,“这些资料,今天要给内镜室的麻醉科送过去。你也正好,出去透透气!年轻人嘛,多走走!”

很快,刘娜就到了急诊大楼,问了问护士,找到了电梯,火急火燎地冲进去。“哎,等等,等等。”电梯门关上的刹那,刘娜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婆婆在招手,意思是要她等等。刘娜眼睛瞟了一眼,便转过头去。很快,电梯门合上了,刘娜轻呼了一口气。

电梯不紧不慢地上升,四周都是镜子,刘娜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竟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

到了内镜室的楼层,刘娜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满天的消毒水味道扑面而来,伴着前方幽深深的淡绿色长廊,刘娜不禁打了个寒战。她定了定神,心下鼓励自己:在学校都见过死人解剖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刘娜哼起了歌,这歌声在幽长幽长的走廊里盘旋。她走过装着不锈钢栅栏的预约登记室,走过胃镜室,看到了那扇磨砂的玻璃;走过了肠镜室,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杀猪般的嚎叫;她走过了病理标本室,架子上陈列着的那些病变器官标本,似曾相识。

当刘娜哼唱的曲子响声逐渐被脚下的高跟鞋的踢踏声淹没的时候,麻醉科的牌子出现了。她推了推门,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一排排的针筒,一件件雪白的大褂,几张并排的办公桌,还有窗外透进来的强光,将刘娜整个脸映衬得洁白无瑕——这个时候的刘娜,像极了一张被过度曝光了的照片里的人物,有些虚无缥缈,有些影影绰绰。

适应了光线之后,刘娜开始寻找。看到窗口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刘娜走过去问道:“你好,请问这里……”走近的时候,刘娜才发现,这只是一个衣架,挂着白大褂而已。

这里没有人。刘娜找了一圈后,终于确认了这样一个事实。她似乎想起来了,这整个内镜室的楼层里,除了她,真的没见过别人。她心里一紧,想着还是把资料放在桌上算了,他们来人总会看到。为了壮胆,她又哼起了歌。只是哼着哼着,却觉得满世界都在屏息了听她唱,更觉不安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