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凶铃版之草娃娃

自从那个造访并向我倾诉的女人下线后,我也断了线,在黑暗中思考自己未来的何去何从,关于留或者弃的痛苦选择。

草娃娃在电脑边的窗台上安静地坐在水盆里,绿色的长发在风里飘扬。美丽得要死。

我仿佛看见他的眼睛,感觉到他的呼吸,还有他的体味。

在这仿佛绵绵无期的黑里。

时间是7月2日凌晨2点21分。

电脑上跳出"现在可以安全地关闭你的电脑"。然后我惊讶地听到了门铃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半时分分外清晰而尖锐。

叮咚……叮咚……叮咚……

谁?在这最不适合访客的时间里,揿响了我家的门铃?

我跳起来,顺手合上手提电脑。奔出去开门。

叮咚……

门打开了,面前是熟悉的铁门、熟悉的走廊和走廊上的窗户,没有人。

谁啊?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黑夜里发抖。黑漆漆的走廊,黑漆漆的寂静。

也许谁恶作剧吧。我关上了门。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

叮咚……叮咚……叮咚!!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又去开了门。依旧无人。浓重的雾气从窗外飘来,我紧张地连自己心跳的声音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门一开,铃声就消失,门一关,铃声就响起。我检查了一下门和门铃按钮,什么问题都没发现。在恐惧中,我拔掉了门铃的电源。

我感觉到自己的双脚开始不听使唤地发软。我冲进卧室,大大嘘了口气。

在床边,我的心又开始狂跳。我确信自己不是产生了幻觉。

草娃娃不知何时被放到了我的床上,枕着我的枕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空灵而忧郁。

我是个独居的单身女子。

我奔到书房里,水盆孤单单地放在窗台上,没有了草娃娃。

我的心开始狂跳。鼓咚、鼓咚、鼓咚,几乎要从喉咙口蹦出来。

草娃娃在我的床上,谁放的?我的记性告诉自己我决不会做骑着驴找驴的蠢事。

何况那么湿漉漉的草娃娃,会莫名其妙放到干净的床单上??除非我疯了。

我伸手想拿起草娃娃,却见她头上又细又软的头发渐渐地由绿变黄,一根根地枯了起来,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迅速就凋谢的植物。我想一定是缺水了,我想去抱起她,却仿佛有一股巨大而强烈的抗力阻挡了我。

草娃娃的头发继续在枯萎、枯萎、枯萎……

门铃在这个时候又开始响了。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急促地响着,尖锐而可怕地仿佛要撕裂这空气。

我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白得像纸。我双手冰冷,嘴唇在发抖。

一道闪电一样的念头掠过我的脑海,我突然疯了一样地抓起电话,却不知怎么地拨通了他家的电话。

滴铃铃……滴铃铃……

无人接听。

我记得他睡得很死的时候是听不到电话铃声的,可是我竟然就这么任由铃声继续地响,门铃和电话铃声同时响着,越是没人接听,我的恐惧感就越是强烈。电话铃声终于响成了一连串忙音。我绝望了。这一刻,我居然愚蠢到只知道依赖这个曾经那么亲切而温暖的电话号码。

我机械地反复地拨这个号码,还是这个号码。

滴铃铃……滴铃铃……

滴铃铃……滴铃铃……

在刺耳的电话铃声中,我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如此地渴望他、思念他、依赖他。

电话终于通了,我听见他梦游一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奇怪,他一接电话,门铃声就戛然而止。

半夜电话有什么事呢?他问。

恐惧已经让我口齿不清,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了,或者说我已经语无伦次了。我只听到他在电话那头冷冷地说: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