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附近人

张萧雨与王楠从幼儿园到初中都是同学,后因两人学习成绩的差异性,导致到高中时才分开上学。但两个人的父亲为同一单位的同事,而且同住在同一个单位的宿舍楼,所以两个人依然保持着相当好的关系,可以说不亚于亲兄弟的关系。

转眼间两个人都已经上大二了,暑假到了,张萧雨收拾好行李买好车票回到了家里。

到家后,张萧雨懒懒的在家里享受了两天。这一天他才想起来应该和自己的好兄弟王楠联系,找他出去喝两杯。电话打通了:“喂,哥们,你放假没?”电话那端的王楠语气稍带高兴稍带低沉的回答着:“还没放假的时候我就回来了,都回家半个多月了。”萧雨心藏笑话王楠的语气说:“你怎么回来这么早?是不是想家了就提前回来了?哈哈。”这回王楠彻底消沉了:“哎,别提了,本来打算放假再回来,可在半个月前我接到了邻居赵姨的电话,说我爸病了,很严重,所以还没等放假我就提前回来了。”此时萧雨也着急了起来:“我干爹怎么了?什么病啊?之前身体挺好的,也不像有病的样啊。”电话另一端传来王楠呜咽的声音:“癌,肺癌,晚期。”萧雨急了:“现在在哪?我要去看看干爹。”“市中心医院,肿瘤科15楼,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吧。”放下电话后,萧雨立刻穿好衣服直奔市中心医院

没用多久萧雨就来到了市中心医院,和王楠通了电话知道了具体病房就直奔病房去了。来到了病房,萧雨看到王楠的父亲,嘴上戴着呼吸面罩,手背上扎着点滴,手臂上和前胸上贴附着很多不知道干什么用的贴片及线路。看到此景,萧雨落下了眼泪,想要放声大哭,但又怕惊醒睡梦中的干爹。王楠轻拍着萧雨:“不愧是干儿子,你也别伤心了,我都认命了。”一声轻叹落下,萧雨心里明白,这一声轻叹不仅仅是王楠的无耐,更是对生活绝望。王楠小的时候母亲因工伤事故失去了生命。后来亲戚朋友没少给爸爸介绍对象,但都被爸爸以各种理由给拒绝了,再后来也就没人操这闲心了。慢慢的王楠了解了爸爸为什么不再找个伴,就是怕后妈对自己不好。就这样,爸爸一直即当妈又当爸的把王楠抚养长大。妈妈已经不在,爸爸又即将离开自己,这已然是对王楠的晴天霹雳。

两人说话间,不知何时干爹醒了,看着萧雨伸出手招呼萧雨到身边来。萧雨来到干爹近前,俯耳到干爹脸旁流着泪对干爹说:“干爹,你醒啦?好好养病,你会好的。”干爹露出了微笑:“孩子,干爹没几天活头了,我心里清楚。我不怕死,但唯独放心不下王楠。”萧雨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出来:“干爹,有我呢……”话还没说完,干爹就打断了他:“让我把话说完,也许,这是我最后的遗言。王楠没有兄弟姐妹,这么多年过来,你可以说就是他的兄弟,你们要好好相处,他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要原谅他。我走后,你要多帮助他,希望你们能够像亲兄弟一样。”萧雨此时已泣不成声,猛烈的点着头答应到:“干爹,你放心吧,王楠有我呢,我一定待他如亲兄弟,不会让你失望。”干爹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片刻,干爹身体一摊没有了任何的回应,旁边的仪器也响了起来。“快叫大夫”萧雨喊着。大夫来了,几经检查后说道:“人已经走了,记录一下死亡时间。”

因为王楠家亲戚朋友很少,而且平时几乎不走动,所以萧雨叫来了自己父母帮着王楠料里后事。到了殡仪馆萧雨的父母帮忙把所有的事按排妥当后本打算陪两个孩子一起守灵,可两个孩子执意说让他们回去休息第二天再来,父母心想也是,王楠家发生了这样的事,心里肯定有很多想说的话,他们俩在这肯定不方便,所以就答应着回去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