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罐里的小孩

职场上面遭到上级压迫是很平常的事情,或许你也曾遇到过与你同时进来的同事,因为有裙带关系,在公司可谓红红火火,而你却仅仅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员工,脏活累活全你做。而这却不仅仅在企业,医院同样如此…

医院里,哪里小孩子最多,除了产房就是停尸间,这里的孩子每天死于意外的也很多。

苏文是一名实习护士,每天都要跟在医生后面学习,说到底,实习护士就相当于一个打杂的小跑腿,护士长说一是一二是二,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要是反抗了,随时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开除,跟着好的护士长,什么都不用担心了,跟着心机重的护士长,就有够人受的。

刚到医院的时候,苏文就被分配到医院里最刁钻的护士长女魔头当部下。

职场上面遭到上级压迫是很平常的事情,或许你也曾遇到过与你同时进来的同事,因为有裙带关系,在公司可谓红红火火,而你却仅仅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员工,脏活累活全你做。而这却不仅仅在企业,医院同样如此…

在医院里,哪里小孩子最多,除了产房就是停尸间,这里的孩子每天死于意外的也很多。

苏文是一名实习护士,每天都要跟在医生后面学习,说到底,实习护士就相当于一个打杂的小跑腿,护士长说一是一二是二,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要是反抗了,随时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开除,跟着好的护士长,什么都不用担心了,跟着心机重的护士长,就有够人受的。

刚到医院的时候,苏文就被分配到医院里最刁钻的护士长女魔头当部下。

“不是,你听你听,有小孩子的声音,好像在前面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阿音快把耳朵拉裂了都没能听到苏文说的孩子声音,看她紧张的模样也不像是再骗人。

 

苏文突然想起之前在她们这边科室发现了一件怪事,一个孕妇生完孩子后一天,孩子在育婴房里莫名其妙就消失了,那里都找不到,会不会是跟这个小孩有关系。两人低头商量一阵,分开寻找声音的来源。阿音嗖嗖几下不见了影子,苏文一步步在当前楼层寻找,越往里走声音越大,直到走到一个标着标本房门口,苏文确定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

标本房的门被缓缓推开,苏文紧张的闭气,之前就听说过标本房放着是一些意外死亡孩子的尸体,为了不让尸体腐化,医院用一罐罐放有福尔马林的药水把这些尸体浸泡在玻璃罐子里保存下来,房里灰沉沉的,工作台上照亮的灯泡闪着微微的亮光,加上现在是冬天,这让房间里气氛一下子降到零点。

苏文走到一个内脏被挖得一干二净的婴儿尸体前,肯定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可是看他紧闭的双眼,苏文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就在这时,玻璃罐里的婴儿突然睁开眼睛,诡异的笑了,一双被福尔马林泡得发白的小手,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玻璃壁,每敲一下,苏文的心脏就好像被锤子重重的催了一下,苏文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的想找出口,无论她怎么找,刚才进来的门居然一下子消失了,四面都是墙壁,其他玻璃罐子也不安分的摇动起来,整个房间里瞬间哭声整天。

“不要,走开!你们走开。”

 

“苏文,你怎么了,苏文。”眼前是阿音的身影,苏文一下子蒙了,刚刚她在标本房的,怎么现在,环顾了一下周围,怎么会站在走廊的,苏文急急忙忙的拉走阿音,任凭她问个不停,就是不回答。

两人回到了服务台,苏文这才把刚才的经过告诉了阿音,阿音低着头也不说话好像在想什么,这时候,苏文的手机突然响起,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阿音的声音:“苏文,你人呢!说好等我的,怎么我都没看到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